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二十四)大结局。

   

         红敬启最近的身体并不是太好,后背也很消瘦,远远看上去就像一根细竹竿。初春了,转眼间离上一次走出矿山已经过了一个冬天。那时候几番周折,找到了陈皮葬丫头的地方,把陈皮葬在了丫头的一旁。随着红敬启去葬的只有张启山一人了,陈皮姐弟的父母似乎已经走了几年了。红敬启红肿着眼,低着头和张启山两个人走在刚刚化雪的小路上。一件大衣披在了略纤瘦人的身上。红衣人抬起红肿的眼睛瞧着张启山。“下雪不冷化雪冷。”张启山嘴皮子秃噜了这么一句,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这么说有些傻,也就闭上嘴没说话。两个人沉默着,不仅不尴尬,还觉得有些温馨。

     张启山站在门旁,端着碗汤水偷偷观察着屋里人的动静。人坐在梳妆镜前,仔细的打扮着自己即将上场的妆容。纤细的手,勾勒出眉眼如画。在详细的检查自己妆容有什么差错的同时。透过余光看见了悄悄站在门旁拿着碗汤水的张启山。

      放下眉笔,红敬启转身勾起一丝浅笑,显出了一对小酒窝。张启山愣了愣,觉得自家媳妇真是挺好看的。心里面激起了一阵儿小海浪。红敬启看着端着碗的张启山一脸含春的笑,忍不住嫌弃的皱眉头。

    “这么早来了。”

     “听管家说,你嗓子发干。特地给你煮了雪梨汤。”张启山把碗放置在一旁,随意的坐在前几日他刚送给红敬启的红木椅子上。

      “你做的?”眼前的人挑了挑眉,似乎是很惊讶张启山还能做个饭。

       “嗯,尝尝吧,润喉。”张启山把碗向红敬启面前推了推。

         红敬启迟疑的拿起碗,稍微抿了少许,入喉以后是淡淡的甜,带着更多的是清香。不错,没有想象中的难以下咽,反倒还有些好喝。

        “挺好喝的。”说完,一口气把汤就给灌了。

          “嗯,我走了。”张启山得到了夸奖有些飘飘然,站起来要走。

       “去哪儿。”红敬启下意识的抓住了张启山的衣角。
        
       “你去吧。” 又讪讪然的松开手,脸上有些绯红。

        “我去观众席那儿去。”张启山觉得这么依赖自己的红敬启实在是有些可爱,挑挑红敬启的下巴,这才走了。

       








☻…☺…☻…☺…☻…☺…☻…☺…☻…☺…

     经过小满统计,每天八爷要喊副官这两字至少五十遍,这还是不带上其他句子里副官的存在。这句话是小满亲口告诉他马子的。

      “副官?我们去街上逛逛吧。”

      “副官,你怎么长这么帅。”

      “副官!你为什么不听我话!”
     
      “副官~我要抱抱。”

        饶是张日山也被叫烦了,一个拥吻就扑了上去。立马把上一秒还气势昂昂的齐恒给治得服服帖帖的。就只顾着喘气去了。其实齐恒不是那么馋人的,只是最近长沙也不安稳。上面集合所有的兵力参加世界大战。张启山和张日山两人必须去。所有事打理完毕以后,也就只剩下一点点时间让两对情人缠绵了。

       



         张启山和张日山走了,长沙九门暂时由红敬启做主。长沙的情况也一般,九门也办了很多次开仓放粮的事。红敬启和齐恒也常常两人待在一起下下棋,要不就是和九门的几个,打打麻将。每次都是齐恒赢。没办法,谁叫人家会算,只好在玩之前发了誓要是算牌就永远吃不到天底下所有美食。

     

    过了好几个春秋,又是桃花开的日子。一朵朵桃花绽放在枝头。九门聚会的大厅里,坐着一撮人打着麻将。

    “说来也有几年了,听外面的消息,大战似乎停歇了,你们家的两位也该来了。”吴老狗一脸认真的看着手里的牌。

      “二爷!八爷!佛爷和副官来了,正满院子找你们呢。”小满急匆匆的进了门,拉起红敬启和齐恒就跑。

    “哎哎哎!还没打完呢!”吴老狗正看着牌,一抬眼就还剩下自己和老七霍三娘。瞧瞧自己的一排好牌,一个人暗自叹息。

    红敬启和齐恒两人更不用小满拉着了,坐上车就回了张府。

     进了门老远就看见了张启山和张日山两人。齐恒跑到张日山眼前一个熊抱就扑了上去。

     “副官!我想你。”齐恒把头深深的埋在张日山的胸膛里。几年的艰苦奋战让张日山兄弟两人更添上了战争的气息。张日山也不再是一个毛头小子,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八爷....”张日山紧紧的拥抱着齐恒。似乎松开一分齐恒就会飞走一样。

      
     一旁的张启山也是抱着红敬启一顿乱啃。啃完以后才停下来叙叙旧。

     张启山当然要举办洗尘大宴庆祝他和张日山回来。

    长沙城里,佛爷和二爷,张副官和八爷的事情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了。

    九门恢复了团结。

   
      第二次世界大战来临。张启山和张日山英勇抗战。带着一大堆勋章回了家。成了共产党的有功之臣。

     后来,他们都老了。各自领养了孩子。张启山和红敬启领养了一个混血女孩。张日山和齐恒则是领养了一个男孩。

     

      他们还上了春晚,成为了做在前排的光荣军人和军人家属。当主持人问到家属是弟弟还是哥哥的时候,被回答的答案惊讶了几秒的时候。转而送上的是祝福。

     “是的 ,这是我的爱人。”










    终于写完了。可以说这篇张嘴夫夫,写的很拖拉。后面因为很多事情拿起又放下。还好,我没弃坑。要是给我写的这篇文打分的话。一百分满分,我只能给我自己四十分。文采不好,表达太直白。没有什么含金量。算是第一次的写章回的小说。很多地方有缺点。自己也很惭愧。

    不过也有很暖心的地方,感谢那些一直将我的文看完的读者们。有时候一句话的鼓励都可以让人很温暖。谢谢你们哦。mua

    嗯,总之,这篇同人文可算是写完了。下一次就是准备写下一部的原耽。我只是个新手,带着一颗纯粹喜欢耽美喜欢写文的心。也没什么大志愿,只是希望可以有一天让自己的小说成为万千网络小说其中的一本。

    加油吧,七。


     😘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