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育良书记真的大爱啊,就是喜欢这种腹黑儒雅的攻。

放学路上,觉得很美就拍了下来。

最近一直在备考……

还剩下不到两个月就要毕业了,一直在拼命啊。

好久没登lof了。

放了暑假,就开始写新坑啦,mua。

现在是毕业班了啊......

表示好累.......

lof暂时放在一边

考试结束再更文。

mua



     猛然发现粉丝破100了.........

     虽然只是个小数目,但是还是让自己加油吧。

       (。’▽’。)♡

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二十四)大结局。

   

         红敬启最近的身体并不是太好,后背也很消瘦,远远看上去就像一根细竹竿。初春了,转眼间离上一次走出矿山已经过了一个冬天。那时候几番周折,找到了陈皮葬丫头的地方,把陈皮葬在了丫头的一旁。随着红敬启去葬的只有张启山一人了,陈皮姐弟的父母似乎已经走了几年了。红敬启红肿着眼,低着头和张启山两个人走在刚刚化雪的小路上。一件大衣披在了略纤瘦人的身上。红衣人抬起红肿的眼睛瞧着张启山。“下雪不冷化雪冷。”张启山嘴皮子秃噜了这么一句,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这么说有些傻,也就闭上嘴没说话。两个人沉默着,不仅不尴尬,还觉得有些温馨。

     张启山站在门旁,端着碗汤水偷偷观察着屋里人的动静。人坐在梳妆镜前,仔细的打扮着自己即将上场的妆容。纤细的手,勾勒出眉眼如画。在详细的检查自己妆容有什么差错的同时。透过余光看见了悄悄站在门旁拿着碗汤水的张启山。

      放下眉笔,红敬启转身勾起一丝浅笑,显出了一对小酒窝。张启山愣了愣,觉得自家媳妇真是挺好看的。心里面激起了一阵儿小海浪。红敬启看着端着碗的张启山一脸含春的笑,忍不住嫌弃的皱眉头。

    “这么早来了。”

     “听管家说,你嗓子发干。特地给你煮了雪梨汤。”张启山把碗放置在一旁,随意的坐在前几日他刚送给红敬启的红木椅子上。

      “你做的?”眼前的人挑了挑眉,似乎是很惊讶张启山还能做个饭。

       “嗯,尝尝吧,润喉。”张启山把碗向红敬启面前推了推。

         红敬启迟疑的拿起碗,稍微抿了少许,入喉以后是淡淡的甜,带着更多的是清香。不错,没有想象中的难以下咽,反倒还有些好喝。

        “挺好喝的。”说完,一口气把汤就给灌了。

          “嗯,我走了。”张启山得到了夸奖有些飘飘然,站起来要走。

       “去哪儿。”红敬启下意识的抓住了张启山的衣角。
        
       “你去吧。” 又讪讪然的松开手,脸上有些绯红。

        “我去观众席那儿去。”张启山觉得这么依赖自己的红敬启实在是有些可爱,挑挑红敬启的下巴,这才走了。

       








☻…☺…☻…☺…☻…☺…☻…☺…☻…☺…

     经过小满统计,每天八爷要喊副官这两字至少五十遍,这还是不带上其他句子里副官的存在。这句话是小满亲口告诉他马子的。

      “副官?我们去街上逛逛吧。”

      “副官,你怎么长这么帅。”

      “副官!你为什么不听我话!”
     
      “副官~我要抱抱。”

        饶是张日山也被叫烦了,一个拥吻就扑了上去。立马把上一秒还气势昂昂的齐恒给治得服服帖帖的。就只顾着喘气去了。其实齐恒不是那么馋人的,只是最近长沙也不安稳。上面集合所有的兵力参加世界大战。张启山和张日山两人必须去。所有事打理完毕以后,也就只剩下一点点时间让两对情人缠绵了。

       



         张启山和张日山走了,长沙九门暂时由红敬启做主。长沙的情况也一般,九门也办了很多次开仓放粮的事。红敬启和齐恒也常常两人待在一起下下棋,要不就是和九门的几个,打打麻将。每次都是齐恒赢。没办法,谁叫人家会算,只好在玩之前发了誓要是算牌就永远吃不到天底下所有美食。

     

    过了好几个春秋,又是桃花开的日子。一朵朵桃花绽放在枝头。九门聚会的大厅里,坐着一撮人打着麻将。

    “说来也有几年了,听外面的消息,大战似乎停歇了,你们家的两位也该来了。”吴老狗一脸认真的看着手里的牌。

      “二爷!八爷!佛爷和副官来了,正满院子找你们呢。”小满急匆匆的进了门,拉起红敬启和齐恒就跑。

    “哎哎哎!还没打完呢!”吴老狗正看着牌,一抬眼就还剩下自己和老七霍三娘。瞧瞧自己的一排好牌,一个人暗自叹息。

    红敬启和齐恒两人更不用小满拉着了,坐上车就回了张府。

     进了门老远就看见了张启山和张日山两人。齐恒跑到张日山眼前一个熊抱就扑了上去。

     “副官!我想你。”齐恒把头深深的埋在张日山的胸膛里。几年的艰苦奋战让张日山兄弟两人更添上了战争的气息。张日山也不再是一个毛头小子,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八爷....”张日山紧紧的拥抱着齐恒。似乎松开一分齐恒就会飞走一样。

      
     一旁的张启山也是抱着红敬启一顿乱啃。啃完以后才停下来叙叙旧。

     张启山当然要举办洗尘大宴庆祝他和张日山回来。

    长沙城里,佛爷和二爷,张副官和八爷的事情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了。

    九门恢复了团结。

   
      第二次世界大战来临。张启山和张日山英勇抗战。带着一大堆勋章回了家。成了共产党的有功之臣。

     后来,他们都老了。各自领养了孩子。张启山和红敬启领养了一个混血女孩。张日山和齐恒则是领养了一个男孩。

     

      他们还上了春晚,成为了做在前排的光荣军人和军人家属。当主持人问到家属是弟弟还是哥哥的时候,被回答的答案惊讶了几秒的时候。转而送上的是祝福。

     “是的 ,这是我的爱人。”










    终于写完了。可以说这篇张嘴夫夫,写的很拖拉。后面因为很多事情拿起又放下。还好,我没弃坑。要是给我写的这篇文打分的话。一百分满分,我只能给我自己四十分。文采不好,表达太直白。没有什么含金量。算是第一次的写章回的小说。很多地方有缺点。自己也很惭愧。

    不过也有很暖心的地方,感谢那些一直将我的文看完的读者们。有时候一句话的鼓励都可以让人很温暖。谢谢你们哦。mua

    嗯,总之,这篇同人文可算是写完了。下一次就是准备写下一部的原耽。我只是个新手,带着一颗纯粹喜欢耽美喜欢写文的心。也没什么大志愿,只是希望可以有一天让自己的小说成为万千网络小说其中的一本。

    加油吧,七。


     😘










    


       










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二十三)

       

 
    王爷可真是财大气粗,一挥手拿出来的钱就让裘德考不得不和他合作。带着张启山几人来到矿山也是易如反掌。到了矿山的时候,发现裘德考已经站在矿山口等候多时了。一脸老谋深算的样子让红敬启很是厌烦。撇过眼不去看,却瞄到了裘德考身边的陈皮。他心里面咯噔一下,莫名觉得很失望。一脸不解的盯着陈皮。陈皮也似乎看见了红敬启,挑衅的勾着嘴角,眼神深邃的让人看不清,些许兴奋,些许痛恨。

    

        
   红敬启握紧双拳,嘴唇快被咬青了,低着头尽力不让自己的情绪显露出来。只有惨白的脸色暴露了他此时愤恨失望的心情。他没想到陈皮这么恨他,竟然会投靠裘德考。努力平复下来自己的情绪,毕竟现在拿到陨铜最重要。

     

   张启山似乎察觉到了红敬启的心情,悄悄的握住他的手让他安心。裘德考和王爷两人一番奉承,王爷觉得无聊,随意聊了聊就要迫不及待的进矿山。

    裘德考也已经瞄到了张启山和红敬启还有齐恒张日山四人,却沉默着没有说话。张启山四人毕竟是进过矿山的,对矿山也是很熟悉。一开始一群人的走动速度都一样,到了后来危险的地方,一路人死的死伤的伤,除了张启山那一队人没什么损伤,其他人几乎都在苟延残喘。

     

    裘德考已经陷入了陨铜的幻境,无法自拔。陈皮也是,他梦到了姐姐带着他去后山出去玩的日子。带着他打雪仗,捉迷藏。

     

   齐恒和张日山两人一路跌跌撞撞和张启山红敬启分散了。两人在一个迷宫中寸步难行。张日山一脸坚定的想,他要是出不去了,和齐恒一起死了,也不算亏。

    看着脚下的悬崖,齐恒明白只要算好步伐,这一切就是幻境,算不好,它就会成为真正的万丈深渊。他闭上眼,掐指一算。

    “ 东八步。西四步。 ”随着齐恒的嘴一张一闭,他两人的命就拴在上面。每一步,齐恒的心里面都颤一下,其实他的腿是有些发软的,只是硬着头皮,一步一步的算。他这一辈子,最害怕的就是这一次,不是怕自己死,而是怕张日山死。

     走出了幻境,看见张启山和红敬启两人也带着陨铜安全走出。几人汇合刚想打算出去,就听见身后一句有点洋味的中国话。

    

          “站住!”一句话说完,齐恒转身一看。裘德考这个阴险小人,早早的蹲在这里等着陨铜被拿出来,此时此刻红敬启被裘德考用枪指着,只要他手上的扳机一动,红敬启立马就没了命。与此同时,裘德考身边还站着一个人陈皮,冷冰冰的看着四人。只是看见裘德考用枪指着红敬启的时候,身体不自主的向前倾。

   

         红敬启神态自若,
 

       “你要怎样!裘德考。”张启山皱着眉头紧盯着裘德考,他想冲过去,可是只要他一做出过格的动作,红敬启的命很有可能不保。

    

        “交出陨铜。”裘德考一脸得意的看着四人,活脱脱像一只刚打完胜仗意气风发的狗。

    

         张日山立马把陨铜从包袱中拿出,等待着张启山的命令。

    

       “好。一手交人,一手交货。”张启山答应,并且提出要求。

   
     “把枪放下,给你陨铜。”

    
      

      裘德考慢慢的放下枪,张启山把陨铜交给他。怎知裘德考手中放下的枪又举起,张启山吓了一跳,心里面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揪了那么下子。一个侧身就要向前冲。可子弹已经出窍,顺着咻咻的风声打在了人的胸膛。

    
           “陈皮!!!”子弹没有打在红敬启的身上,打在的是陈皮的身上,鲜血渐渐晕染在陈皮的胸膛,绽放出了一朵花。

         裘德考一声枪响,陈皮觉得自己的怨气终于可以报了,可当他看见他的脸,他紧抿的嘴唇,陈皮下不去手了。他没骨气的挡在了他身前。替他挨了一个枪子儿。也是最后一个枪子了,子弹从他的胸前穿进去,冰凉的感觉瞬间穿透整个心脏,麻木的触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四肢无力的跪在了红敬启眼前。

      红敬启已经闭上的眼睛猛然睁开,看着自己眼前的陈皮。洞里面的气候很冷,冷的刺骨。红敬启的嘴唇已经变的没了颜色,好在身后有一面墙可以支撑着他不直接晕了过去,无力的依在墙上,后背被一些凸出的石头划伤,划出一道道血痕,他也没什么感觉了。

     “......红敬启.......”陈皮尽力的睁开自己的眼睛,他觉得自己可能马上就要见到姐姐了,想抬眼在瞧瞧他,也没什么力气,重复了几次抬头的动作,最后只好作罢,低着头念了一句他的名字。

     “陈皮,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红敬启也跪在地上,将陈皮拥抱在怀里,一直念叨着对不起,他真的好对不起他。红敬启把陈皮真的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情同手足。他好心痛,觉得自己似乎要窒息了,已经痛苦的忘记了呼吸,六年了,他看着陈皮从一个青涩少年渐渐长大,虽然还是一样的顽固不灵,一样的没有安全感,一样的暴脾气。他知道,陈皮做的一切坏事他都知道,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师父.....我....”陈皮被拥在怀里,对着红敬启说我爱你,却发现说到了爱你已经没了声,最后只剩下了口型了。罢了,这就是命了,注定他不会知道还有一个人爱着他,那么卑微可怜爱着他。不同于姐姐的无私,不同于张启山的真诚,他的爱很自私,他仅仅是希望他可以记得自己就好。

   
      终于还在拼命睁着眼睛的人,闭上了双眸。

     红敬启紧抿着嘴,眼泪就像豆子一样不要钱大滴大滴的掉。

      张启山在一边看着,他无能为力,只能蹲在一旁轻抚着红敬启因为哭而不停颤抖的背。裘德考那是最后一颗子弹,被张日山识破后就给捆了起来。旁边齐恒一脸担心的看着红敬启,心里面也为陈皮觉得可惜。

     直到陈皮咽下最后一口气,红敬启轻轻放下他,转身走到裘德考面前举起拳头就打,别看他身子纤细,力气确实不小,裘德考被打的眼睛都睁不开,直求饶。红敬启已经杀红了眼,拿起短刀就向裘德考身上捅。一个个刀口子,流出了血。弄得齐恒都不忍心看,血溅在了红敬启的脸上,他也不去擦,眼泪不停的掉,却没有哭声,围绕的只有裘德考的惨叫声。

    张启山终于忍不住把红敬启拉开,此时的裘德考已经快不行了,有一搭没一搭的咽气。把红敬启打昏就背着出了山。






















     陈皮牺牲了😭

    😔😔😔😔😔😔😔😔😔😔😔😔😔😔😔😔😔😔😔




      橘子皮死了.......

     表打我。

   
       

   








































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二十二)

    



        “来了,来了 。”齐恒和小满端着菜走来,齐恒的脚步比小满略快了一些,迫不及待的把菜放到桌子上。然后背着自己的一双手,笑出来一堆小虎牙看着张日山和解九。小满随便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他可不想在这吃如同魔鬼一般味道的菜肴。

   

        张日山看见齐恒那双充满灵气的眼睛,怎么也没法拒绝他。四下望去,挑了一个看起来很不错的土豆片。

    “嗯,看起来就好吃。”

      

         他夹了一筷子放入口中。

       

         “.........靠”张日山心里面忍不住爆粗口,土豆根本没熟,不知道齐恒放了多少盐多少味精,已经完全是一股海洋的味道还夹杂着一点.......嗯.......腥臭。仔细尝尝还发现土豆压根没削皮,吃起来很多小石子,大概是没洗土豆直接割成几块就塞到锅里。张日山忍着想吐的感觉硬生生的把土豆片咽了下去。脸色有点变化,紧抿着嘴唇不说一句话,怕自己一说话就直接..........

    

          在一旁的解九就看起来正常多了,小口小口的吃着菜,除了桌子底下已经快把自己衣服揉碎的一只手都没什么破绽。

    “怎么样?”齐恒一脸期待的看着两人。

    “嗯,不错。”张日山扯着有些僵硬笑容,解九也直点头。
 
    齐恒满意的点点头,也坐在一边。想拿起筷子吃一口,张日山觉得不妙,立马把那碟菜吃的精光。吃完以后就闭着嘴不说话,把头转向一边,好一会,张日山才将那种想呕吐的感觉平下。

   “我还没来得及尝尝呢。”齐恒百思不得其解,难不成是自己的菜肴太好吃?

     解九也撑不下去,已经觉得自己要吐出来了,紫着脸起身就走。

    “改日再来拜访。”说完就已经灰溜溜的走了很远。

    “怎么走了....唔....”齐恒眨着闪闪的眼睛一脸疑惑的看着解九走远。而张日山把齐恒的头一下子转过来,吻了上去。

    湿热的接触,张日山撬开贝齿。他口中还残留着一些齐恒做的饭菜。齐恒尝了尝张日山口中,本来笑眯眯的脸瞬间就皱成一张苦瓜脸。推开张日山,吐了吐舌头,把口中余留的菜给吐出来。

      “不好吃就不要吃了,何必逞能。”齐恒揉了揉张日山的脑袋。觉得心里面有点愧疚。
  

     张日山笑眯眯的看着齐恒,一对兔牙好不显眼。

 
     
    

      近日长沙城内的风雨却从未停下,裘德考诬赖张启山,导致张启山被通缉,张启山也意料到这陨铜就是张家人守护的东西,他不仅是为了长沙的黎明百姓,也为明白张家世世代代守护陨铜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他百般头疼的时候,王爷发了一份电报,说要去长沙来探望张启山,这可是帮了张启山一个大忙,他要和王爷一起给裘德考施一个计策。

      王爷果然是有钱,一到长沙就把那原本属于美利坚的商会给买了下来,还把张启山几人接待过来。看着王爷那个一脸情深的样子,张启山觉得自己还是不能骗他。告诉他自己心有所属后,这王爷果真是豪情中人,虽然眼神暗淡了许多,但是也答应和张启山做个兄弟。

       于是几人聚在一起,讨论着计策。张启山提议跟着王爷前往矿山。几人也纷纷同意。

     红敬启身体也已经恢复,听齐恒说他本该在那场换血中死去,却奇迹般活下来了,大概也是他的意识支撑着他活下去。

     

今天.........38.3的烧,觉得自己已经拖了很久的文了,还是在床上用没打点滴的手偷偷的打了一会,还好打针的是左手,头疼。字太少,见谅。烧退再更!

  

    




明天开始继续更文。

写完张嘴夫夫,就开始写一部原耽了。

原耽叫做小哥别跑。

这几天写完同人就筹备筹备小说啦。

mua。



       过年了,这段时间我家店很忙,身为家庭中一员的我当然要去帮忙啦。

        各位,不好意思啦。



          等家里忙完了,一定回来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