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十八)

      

    


齐恒恰意的躺在床上,仔细的观察着张日山。

  

   “怎么都看不厌呢。”他心里面嘟囔着。
伸出一只手捏着张日山的鼻子,坏笑着不让他呼吸。张日山睡得正香,鼻子不能呼吸就接着用嘴巴呼吸。齐恒又伸出一只手捏住了嘴巴。惹得张日山憋得满脸通红,这才睁开眼,不满的看着打扰自己睡觉的齐恒。可看见眼前的人坏笑着,刺棱出两颗虎牙,那模样也是让张日山生不起气来,只好揉了揉齐恒早已经乱糟糟的头发。支起身子,拖着下巴,慢慢的琢磨着身下躺着的人。齐恒也是不愿意和张日山再多交谈,把被子一盖,把脸盖住不在理张日山 。身上也有些乏累,昨晚张日山就像个种马一样,齐恒也只敢在心里面嘀咕他,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突然发疯,再给他来一次。

     “昨天.......是谁?”齐恒的脸色又暗淡下来。他在想到底是谁。张日山没说话。看张日山不说话,齐恒也觉得很奇怪,怎么问他,他也只是抿紧了嘴,休息了一会,穿了鞋下去,却看见有一团东西被被子盖住。齐恒蹲下身来,轻轻揭开是一张充满恐惧的脸,把被子完全掀开,看见了两张脸。两个人的死法一样,都是手指和手腕完全被扭断,吞了枪死的。齐恒自然认得他们,就是那日骚扰他的张温和李嵩。看见这么残忍的死法,齐恒拧紧了眉头,但是并不会同情他们,想必昨天那么对待他的就是这两个人了,他可不是什么观世音菩萨,看见这两人的尸体 心里面还是有些解气的。

 

   “你杀的。”虽然齐恒在心里已经确定了这个事实,还是问了一遍。

  

     “嗯。这两人一会我来处理,在这个寨子里死个人没什么。”张日山皱着眉头,穿了衣服,把两个人的尸体用被子裹紧,开着门出去了一会儿。齐恒想大概是把两具尸体处理掉了。

      

     不一会,张日山就回来了。齐恒和张日山也商量了一会,觉得应该去打听打听红敬启和张启山的下落。两人去找了那胖子打听消息,依据胖子的情报和两人自己的判断,准备从西边寻找。

     

      两人一路颠簸,总算找到了张启山和红敬启两人的住处,尹新月倒是对张启山够意思,好几个听奴棍奴保护着,论谁也近不了身。

     

       张启山的身体看起来好了不少,红敬启脸色还是很苍白。这让张日山很是疑惑,怎么两人处境一样,红敬启却还是没有恢复身体。张日山虽然不知道,但是齐恒却知道,看到红敬启的面相他就明白了。红敬启是因为情才会如此,这情大概就是因为张启山吧。红敬启已经算是命大 竟然这样保全了自己的生命。看张启山的样子应该也是不知道。才短短一段时间,齐恒就如此聪慧,差不多把这些事情给猜了个透。

   
       “我需要去一趟张家。那里有可能有矿山的线索。”张启山说。

    

        “既然答应了和你一同寻找矿山日本人的阴谋就一定找到底。”红敬启虽然面色苍白但是身上的精气神却让人觉得他没有什么伤病。齐恒也接着坚定地说要与张启山红敬启两人同去,为了兄弟两肋插刀,他觉得这是当做的。而张日山是肯定会去的,先不说他本来就是和张启山一起从东北张家出来的人,有必要回去。再者,他还是军队的副官,一名军人保家卫国这是应当的。听奴和棍奴也让他们回去了,这一趟张家的旅途是不需要他们了。就在大家商量如何前往张家的时候。张启山拿出一块玉佩。

   

        “这是.....一位来自东北的王爷交给我的,说是如果去了东北就找他。”张启山拿出玉佩的那一刻其实觉得有些丢人,别人不知道这块玉佩从哪来但是他知道,当时的张启山在新月饭店点上了三盏天灯,似乎是得了那个王爷的赏识,竟然在临走前拿出看起来就是很昂贵的玉佩,说是可以到东北来找他。张启山本以为是个性情中人只是赏识自己罢了,后来听见别人鉴定竟然是当年皇后留给太子好用来给太子妃的玉佩,当时知道这个消息的张启山简直是脸黑的不能再黑了。要不是现在情况特殊,估计张启山是这辈子都不会用这块玉佩。

   

         几人快马加鞭的来到东北,因为有了王爷的帮助,张启山几人顺利的住到了王府,虽然知道王爷家肯定是很繁华,但是当真正看见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暗暗咋舌,这真是华丽堂皇。王爷看见张启山,可是高兴的合不拢嘴,不仅把他们招进了王府还让张启山住在了离他最近的房间,这让红敬启有些不开心。张启山这几日本来就是担心着红敬启,虽然红敬启没和他说些什么,张启山还是觉得红敬启的身体不怎么好。只好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红敬启的脸色,这要是让张日山看到 一定会感叹,昔日那么威风的佛爷张启山在红敬启面前也是小心翼翼的。

   

       几人安排好了住所自然就是要朝着东北张家去。多亏了王爷,他们快速的找到了张家。

   

        半路上几人遇到了一些危险,张启山很是疑惑到底是谁会知道他们在这,王爷是不可能的,他心里面用想出了一个人选——陆建勋。但是想到他也没有办法了,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赶紧解决掉这些缠人的麻烦。

    

         张启山身体还未恢复,虽然毒已经解掉但是还是很虚弱。红敬启就更不用说,性命留下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齐恒一个算命的,哪里来的力气。只好是张日山一个人孤军奋战。好在张日山的本事确实不小,解决了一帮乌合之众。
  
 

      前方就是张家禁地了,张日山加快马车的速度冲了进去。  

   

      那些张日山没有杀尽的麻烦不知道这张家的规矩,一股劲的往前冲。

    

     “砰砰砰。”几声爆炸声传来 ,那几个人就被爆炸给炸的四分五裂,画面之残忍,就算张日山身经百战,也是被眼前的一幕给恶心到了。别过头不去看。

     

      张日山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他和齐恒被东北张家所承认了,想不到这张家还挺开放的,他还以为不会被东北张家所认可。

   

      此时的车里面的齐恒伸出头,一脸恐慌又带着点惊讶的问。

     

     “副官,你是东北张家人?”

      

      “对啊。”张日山漫不经心的回答着齐恒,丝毫不知道下一秒的暴风雨来袭。

     

       “我去,张日山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要死了,你过来,你过来,我要打死你!”齐恒被张日山能的气闷,这家伙也不告诉自己一声,害得他吓出一身冷汗,以为自己这条小命就搭在这了。他挥舞着杀伤力并不是怎么大的拳头朝着张日山的胸膛打,张日山也不以为然。

    

      张启山面色奇怪的看着张日山和齐恒两人。有种自己家儿子和自己的朋友在一起的奇妙感觉。红敬启也是一头雾水,看着齐恒和张日山两人打情骂俏,觉得自己之前都是瞎了眼,竟然没发现他们这么暧昧。

   

      两人吵够了,也觉得身上有两道火辣辣的目光有些不自在。张日山老实的和张启山坦白了一切,而齐恒在一旁觉得自己也算是正式通告了张日山的家长。张启山也没什么可计较的,毕竟是他和红敬启也没告诉两人。张启山也坦白了自己和红敬启的事情。四人就去了张家的嗣堂拜了拜,也算是给张家的老祖宗看看各自的媳妇。

   

      几个人也开始在张家寻找线索。几个人各自也有点小心思。红敬启其实也在心里担忧着丫头的情况,虽然不表露出来,在他心里丫头就是他的亲人,陈皮也是如同他的亲生弟弟。他也很是侥幸自己可以活下来,可以继续看到张启山,和他在一起,可以继续守护丫头,陈皮。而张启山也是其实是忧心忡忡,长沙的情况并不是怎么好,他心里面挂念着长沙的百姓安危,他永远不可能会成为一个碌碌无为的人。其实张启山也想,什么时候国家不在战乱,他就可以带着红敬启安安稳稳的过着黎明百姓的平凡日子。

    

       张日山心里面自然是心心念念着齐恒,这些年他第一个喜欢的人就是齐恒,相想必最后一个也大概就是齐恒了。在他的心里面只有那么几个心思。他倒是不觉得无趣,只要有了齐恒,哪里都是一片欢乐。

   

      虽说齐恒看起来,咋咋呼呼的。其实他心里面藏了不少东西,很多事情他都不能透露,只能埋在肚子里一辈子。很多时候他也无能为力,明明提前知道结局,却不可以改变结局。他啊,现在就想着,靠着自己这些本事,保护好张日山就行。他没那么大的鸿鹄壮志,只是想和张日山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

   

       虽然几个人各有心思,但是此刻他们的心都连在一起,他们同为九门中人,就要为九门负责。九门在长沙,那他们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护住长沙,不要那些小鬼子到长沙来撒野。

    

       这矿山也正是和小鬼子有着巨大的联系,他必须把这件事情给琢磨的清清楚楚。

   

   

        因为张启山和红敬启的身体都还不大好,所以就四个人在一起寻找。

    

       几个人寻找了一些线索,算是小有收获。

    

      拿到了线索大家就赶紧打道回府,以防后患。

   

       此次去了张家花了不少时间,几人也筋疲力尽。尤其是张启山和红敬启,都草草的收拾了一下就要睡下了。

   

       只是可怜那张启山,大晚上的王爷就在敲门,饶是张启山这种胆子这么大的人,也是受不了他。只好打开门和王爷聊了半宿,这王爷才心满意足的离去。张启山有不好意思推脱,毕竟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虽然他和王爷真的只是聊了半宿,没有其他任何的肢体交触。但是还是在王爷走的时候,后怕的望了望红敬启所在的房间。才关上门睡觉。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