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巍澜/微SM

上车上车,刚才那个不小心翻车了哈哈哈



嗯哼,可以说是超喜欢这一对cp了!特别喜欢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不是天天谈恋爱的那种,就是心系天下的大气。咳咳不说废话了,还是快点看车去吧哈哈

面面的求包养计划


背景设定:面面已经投降并且和哥哥沈巍和好如初了,面面热情外放,并且腹黑.....嘿嘿嘿,和哥哥一样腹黑,但是比哥哥热情一些。还是支持巍澜的!!!面面就是他们的弟弟也可以说是孩子一样的存在了,比较偏温馨搞笑向。
地星大战结束以后,世界恢复了和平。身为地星领导者沈巍决定重整地星,在地星建设出与海星一样的机构出来,命令一下达,许多的房子就被地星拆迁队给拆掉了,就连面面的柱子,也不例外.......








“嫂子,你知道的,地星那里终日不见阳光,而且潮湿冷硬,于是哥哥就决定地星大改造,要在地星建设学校什么的.....害得我家都被拆了....呜呜呜...嫂子..我现在无家可归了..”沈面委屈巴巴的小声说道。他知道自己的哥哥那么狠心是不会让自己住在这的,只有求自己心软的嫂子了。

赵云澜看着一张和沈巍一摸一样的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面就又些不忍心了,他坐在床上对着沈巍说:“要不..咱先让他住在这?”“不行!”沈巍立刻摇了摇头,留着这家伙在家里,以后他和赵云澜还有二人空间吗?沈巍打算给沈面找个酒店住着。

“谢谢嫂子!!!”沈面就像没有听见沈巍说话似的,自动忽略了哥哥的拒绝。并且马上把自己的行李打开,让赵云澜带着他来到了客房,快速的收拾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懒洋洋的躺在床上:“这里可比地星那个冷冰冰的地方好多了,难怪哥哥一直不回去”

沈巍快步的走到赵云澜面前,把他拉到门口说“你怎么把他留下来了?”沈巍的语气里面充满埋怨还有...醋意。赵云澜拍了拍沈巍的肩膀,带着撒娇的语气对着沈巍说:“哎呀,我就是看着那张和你一样的脸可怜兮兮的样子突然不忍心。”

沈巍心中的城墙一下子就被赵云澜的几句话给攻破了,只是扶了扶眼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而在房间里的沈面才不在乎这么多,他只会期待着来到海星的生活:“哈哈哈哈哈哈”房间里突然传来了沈面的笑声,让沈巍和赵云澜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了,赵云澜今天想出去吃点小龙虾,这个时候的小龙虾最好吃了。“沈面,中午出去吃饭,你去不去?”

话音刚落,房间门就被打开,沈面倚在门边上,双眼含着笑意,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嫂子...你真好”沈面一向前走了几步说。赵云澜皱了皱眉,心想:“明明长得一摸一样可是为什么沈面却他丫的那么欠揍呢,要是沈巍这个样,他早就一个平底锅扔过去了!他以为自己这样很诱惑吗?!”他往后退了几步,就转身走了。留下沈面一个人尴尬的保持刚才一样的姿势。

“是我不够诱惑嘛?”沈面认真反思中。但是他却不知道这次不仅调戏嫂子失败,还被哥哥抓到勾引嫂子…………


沈巍即将泰拳警告⚠️




那啥,前面几段面面可怜兮兮的样子可以参考剧里面面委屈巴巴哭的时候。因为这个文字发不了图片,所以很可惜啊。


写的不好,大家凑合着吃吧。


还有还有,可以给我点赞和评论嘛?写手真的很需要鼓励的(小声逼逼……)



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二十一)

     秋天了,冷风瑟瑟,枯叶一片片的从树上慢慢飘落。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红色的枫叶在空中慢慢的飘落。像一个正在跳舞的少年,在冷风中摇曳。

     枫叶落在了陈皮的肩膀上,虽然多年习武,但是纤细的身体让人怎么也不可能想象到他的身体里可以爆发出多大的力量。陈皮抱着丫头的尸体,一步一步走着小路上。咔吱咔吱的,干干的树叶被踩碎。何尝不像陈皮的心,被红敬启给踩碎。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师父没有给姐姐取药。不是说,只要拿到鹿活草就可以就救姐姐吗。他难道就这么不在乎姐姐的命吗,或许,他只要努力一点就可以救活姐姐。陈皮真的好矛盾,他想不通。现在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师父没救姐姐,我要为她报仇。

   陈皮的眼眶红红的,他来到一处风景美好的清净处。这是他心情不好就会来的地方,碧湖,小桥。和一座不大不小的宅子。把姐姐葬在这里最好。

       “姐,我以后常来。”陈皮把丫头放在一个摇椅上。抬起头四处望了望,寻到了一处谧静的角落。跪下来慢慢挖着土,一寸,一寸。院子里的枫树已经完全秃了,叶子凋落在地上,成了一片红色。陈皮的泪一滴一滴的打落在叶子上,黑色的土,被陈皮手上的血染湿,自长大以后陈皮就再也没有哭过鼻子,哭,反倒是让姐姐伤心。

       愤恨,不解,难过,暴躁。

       陈皮的心就像是被无数人碾压成碎末,然后再一次复合,再一次碾压。自己激动的情绪也控制不住。

     他怎么可能接受自己的姐姐去世,他.......他本以为只要红敬启找到了药,那么姐姐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活下去。哪怕红敬启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爱他,只要....只要姐姐可以可以活下去,他心甘情愿成为一个默默守护他们的人。

      “姐......怎么能抛下我呢.....”陈皮此刻就像一个从未长大的孩子。挖土的速度也更快,他忽然看到门一边依着一只铲子。

      要是姐姐在这,一定会骂我傻瓜吧。

      陈皮颓废的一笑,拿起铲子一块一块的铲掉土。

      土铲完了。陈皮转身走去抱起丫头。

      “姐........我........”他想对姐姐说些什么,可是却一时语塞。或许是想说的太多,一时语塞。也或者是没有什么颜面说些什么。

     “姐......我一定会为你报仇,我一定要亲自在他临死前问他,为什么不救你。”沉默了一会,陈皮才冒出了这句话。

        把丫头放进棺材里,推进土里。拿起铲子,把土一寸一寸的铲回去。直到土已经完全掩埋了棺材,陈皮把枫叶铺在土上,立了一个碑。

       他才觉得,自己和姐姐真的天人两隔了。走在地上,也没起来,窝成一个团子,坐在丫头的墓前整整一夜。寤寐思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齐府。

     近几日解九总是来齐府,大概就是因为齐恒今年总是来回走动,不在长沙城老老实实的。这解九不仅来了,还带着不少齐恒爱吃的东西。这齐恒看见自然是欢迎美食进来,不不不,是九爷进来。

    不管是欢迎哪个进来,都让张日山不爽。看着解九进进出出的殷勤样子,他觉得是时候示示威了。于是也提着一大堆好吃的来到了齐府。

   “八爷。”张日山看见解九正和齐恒聊的欢快。就煞风景的叫了一句八爷。看见解九一脸郁闷,张日山就觉得他的第一步打扰计划成功了。放下好吃的,坐到齐恒和解九身边,这解九坐在齐恒的左边,张日山自然就坐在齐恒的右边。解九说一句,张日山回一句,也不让齐恒有和解九说话的机会。弄的解九无语的推了推眼镜。

     “张副官,佛爷这几日没什么工作交给你吗。”解九想给张日山下个逐客令。

      “不劳九爷操心,这几日清闲,倒是九爷身为解府的一家之主,不去管理事务怎么有空来齐府啊。”张日山心想,这解九又不是齐府的主人还要给自己下逐客令,他当然要以牙还牙了。

    解九觉得气闷,就别过头不和张日山交流,而是一双眼睛盯着齐恒乱动。

    张日山也托着下巴,盯着齐恒不说话。

   “我和小满去买些酒来。”齐恒似乎是感受到了身上的两道灼热的眼光。

    “去吧。”张日山和解九异口同声的说。正好他们两人也有些话要谈谈。

     随着齐恒出了齐府。这两人就开始斗嘴。

    “张副官难道是对八爷有意思?”解九问。

     “和九爷一样。”张日山挑了挑眉。

     “张日山,齐恒是我的。”解九话锋一转,声调都冷落几分。

       “你的?齐恒他明明是我的。解九!”张日山说完就一个拳头打在了解九的身上。

        “张日山,咱俩就打一架,谁输了,谁退出。”解九吃痛,马上就把那一拳还了回去。

      “好啊,解九!”张日山和解九两人便打了起来。

     解九毕竟是九门之一,身手也不错。遇到了一般的高手他肯定是必赢。只是他今天遇到的是张日山。张日山在军营训练,又去了五年的毒贩子那儿受罪,可谓是军方的军拳他练的好,阴险的下绊子张日山也是手到擒来。解九自然是不敌他。

    最后是张日山赢了解九,但是他也累的不轻。两人躺在地上,也算是两败俱伤。

    “张日山,我输了,我退出。”解九气喘吁吁的。

    “你也不赖。”张日山一拳打在解九身上。

     “我去,我都累死了,你还打我。”解九也很豪爽,一拳打回了张日山身上,不过没用什么力气。

    两人休息了一会就赶快站起来,坐到凳子上,省的一会齐恒来发现了他们打架,两人不约而同的打算不告诉齐恒。

   “我回来了。我准备今天下厨给你们做拿手菜。”齐恒兴致勃勃的笑着,露着一双虎牙,推了推眼镜。而身边的小满同情的看着坐着的张日山和解九。

     听到这句话的解九,好像忽然没坐稳似的。一下子要倒在地上。又自顾自的坐起来,强装淡定的扶了扶眼镜。脸色比刚才打完架的脸色还差。

    张日山看见解九这个样子很不解。

    等到齐恒和小满拿着菜去了厨房准备大展身手。张日山才问解九。

    “你刚才怎么了,八爷给做饭不是挺开心的吗?”从张日山回来后,齐恒就从来没有给他做过饭。记得小时候,齐恒也没给过他做饭,所以这是第一次,张日山的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副官啊,八爷......八爷做的饭简直是地狱啊。”解九已经是一脸绝望,自从他有一次试吃了齐恒看似好看的菜时,就发现原来世界上又多了一种死法可以让人不知不觉的死掉。——那就是齐恒这只有外在而没有内在的菜肴。

      那味道就像是闷了几个星期的臭抹布,穿了好久的臭袜子,茅坑用过的卫生纸,一个糙汉子的臭脚丫。

    经过解九形象的比喻,张日山觉得自己的死期快到了.........

    两人呆呆的坐在凳子上,保持着安静。面无表情的等待着地狱的到来..............

  

       
     

  






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二十)

   

   

      “师父,你不是去找药了吗?”陈皮简直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姐姐就在病危的时刻,他自己却无能为力。裘德考这个畜生给了自己无用的药,陈皮现在只能等着红敬启救姐姐,可是......药呢!

      

      “陈皮,别吵。就算有了药,我也好不了。”丫头依然温婉的看着陈皮,似乎死神来收割的不是她的性命,而她只是一个旁观者。丫头又盯着红敬启,她一生痴情,为了红敬启什么傻事都做过。罢了,她此生遇见了红敬启,应该就是最大的劫数。她不后悔当初救了他,因为只要是和他在一起,哪怕是一刻,就算是一瞬间,那也是永恒的,长久的。

    

       陈皮也冷静下来,紧咬着嘴唇,都渗出了血。泪珠就像豆子一样无声的掉在地面上。握紧拳头,跪在丫头的床边,眼眶已经红肿,望着丫头。

  

       他还记得小时候,姐姐总是和他捉迷藏,每次他总是找不到姐姐。只好跪在地上哭着鼻子,这时候姐姐就会把他扶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笑他一句傻瓜。那时候的姐姐还是个活泼好动,整天和他去山上打野味的女孩,就在遇上了红敬启的那一天。可能老天爷就注定他和姐姐的命运与这个红衣人紧紧的缠绕在一起。

   

       “二爷,我有点困。”丫头觉得自己好困,好困,浑身好无力,眼睛也快睁不开了,可是她知道一旦闭上眼睛,就再也醒不来了。

   

      “乖,丫头,别睡,在陪陪我和陈皮。我们....还....还没聊完呢。”红敬启有些哽咽,他牵起丫头的手,牵到自己的手心里。

    

        “二爷,你可以答应我三个要求吗?”丫头声音都有些薄弱。

     

      “嗯,你尽管说。”无论丫头现在说什么他都会尽力帮她做到。

       

     “等我下葬的时候,你要穿着一身红衣。不要为我的事情难过。”

         

     “嗯,都听你的。”红敬启快绷不住了。只是勉强的勾起一丝微笑。

        

    “照顾好陈皮。别让他在做那些邪门歪道。”

       

    “嗯。”

    
        

     “还有一件事........二爷,你靠近来一点”丫头示意让红敬启靠近。

     

       红敬启把头靠近到了离丫头不到十厘米的地方。他试到有一个温热柔软的东西贴在了脸颊上。撇眼一看,是丫头轻闭着双眼,吻在了他脸颊。红敬启愣了愣,但是并没有躲开。

    

     “丫头?”一会,红敬启觉得丫头没有动静,就试探的询问了一句。

    

       而那轻闭着双眼的人再也没有睁开眼过,丫头缓缓的就依在了红敬启的肩膀上,没了动静。

    

     “姐姐......姐....姐.......死了......没了。”陈皮一下子瘫软的倒在地上。可是他又忽然站起来,揪着红敬启的衣领,一下子把他抵在墙上。

   

     “你不是去找药了吗?!”陈皮几乎竭嘶底里的大吼着。

    

     “对不起.......对不起......”红敬启一脸颓废,低着头只是嘴中一直念叨着对不起。

    

      陈皮已经抬起的拳头终究还是没下了的手打在红敬启的身上。他盯着红敬启说。

   

       “师父,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以后我们再无师徒关系。”说完陈皮就抱起了丫头的尸体走出了红府 。留下红敬启一个人颓废的从墙上慢慢滑落,坐在了地上,头紧紧的埋在膝盖里。

   

      “啊——。”红敬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衣袖都已经湿透。他真的好难过,明知道丫头的病情可是当丫头真的走了的时候,他心里好痛,是一种窒息的痛,一种任何人都不明白他的痛。没有一个人真正知道他所有秘密。

    

      一件大衣披在红敬启的身上。

     

     “我听八爷说了,丫头的事情。”齐恒果真是无所不知,他看在张启山一直不知道红敬启为他做的一切,而红敬启看起来又打算闷在肚子里一辈子,就算了一卦,告诉了张启山,红敬启为什么要去找鹿活草的来龙去脉。张启山这听完了以后就立马去了红府,听到管家说丫头病重,又看见陈皮抱着丫头的尸体走了,屋子里传来一阵哭声。张启山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红敬启。

    

       “丫头......死了......我对不起她。对不起陈皮。”红敬启披紧了身上的大衣,自己紧紧的缩成一团 。张启山心疼的狠,一弯腰把地上的一团给抱起来。

   

        把红敬启抱回了车子里,开车回了张府。张启山现在对红敬启是又心疼又生气。他为了救自己竟然敢这么冒险,张启山他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让红敬启为他冒了这个险。五年,红敬启是一点事情都没告诉他,如果不是齐恒告诉了张启山,难道他压就这么埋在肚子里一辈子。他为了自己付出这么多,他却一直不知道,就像个傻子似的。

   

          张启山简直要心疼死自己怀里的家伙。紧了紧怀,红敬启趴在张启山的胸膛上,无声的哭着。哭的张启山的胸膛那一块都湿透了。

   

     “别哭了,再哭眼睛就要瞎了。”张启山也不知道怎么安慰红敬启,丫头的死怎么着也与他有牵连,可是他又是个糙汉子,冒冒失失的说了一句话,觉得不妥当,自己暗自呸了一口。

   

    “张启山,我真的是欠了丫头一笔很大的债啊。”红敬启碎碎念着。

  

      若是没有丫头帮助,张启山怎么可能会活下来。到最后红敬启也没能还上这笔债。陈皮也不在认他这个师父。

   

     但是既然答应了丫头,他必定会保护陈皮,不让他走邪门歪道。

   

    “敬启,还有我。”张启山轻拍红敬启的背,在他心中红敬启和国家一样,都需要用生命去捍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