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二十三)

       

 
    王爷可真是财大气粗,一挥手拿出来的钱就让裘德考不得不和他合作。带着张启山几人来到矿山也是易如反掌。到了矿山的时候,发现裘德考已经站在矿山口等候多时了。一脸老谋深算的样子让红敬启很是厌烦。撇过眼不去看,却瞄到了裘德考身边的陈皮。他心里面咯噔一下,莫名觉得很失望。一脸不解的盯着陈皮。陈皮也似乎看见了红敬启,挑衅的勾着嘴角,眼神深邃的让人看不清,些许兴奋,些许痛恨。

    

        
   红敬启握紧双拳,嘴唇快被咬青了,低着头尽力不让自己的情绪显露出来。只有惨白的脸色暴露了他此时愤恨失望的心情。他没想到陈皮这么恨他,竟然会投靠裘德考。努力平复下来自己的情绪,毕竟现在拿到陨铜最重要。

     

   张启山似乎察觉到了红敬启的心情,悄悄的握住他的手让他安心。裘德考和王爷两人一番奉承,王爷觉得无聊,随意聊了聊就要迫不及待的进矿山。

    裘德考也已经瞄到了张启山和红敬启还有齐恒张日山四人,却沉默着没有说话。张启山四人毕竟是进过矿山的,对矿山也是很熟悉。一开始一群人的走动速度都一样,到了后来危险的地方,一路人死的死伤的伤,除了张启山那一队人没什么损伤,其他人几乎都在苟延残喘。

     

    裘德考已经陷入了陨铜的幻境,无法自拔。陈皮也是,他梦到了姐姐带着他去后山出去玩的日子。带着他打雪仗,捉迷藏。

     

   齐恒和张日山两人一路跌跌撞撞和张启山红敬启分散了。两人在一个迷宫中寸步难行。张日山一脸坚定的想,他要是出不去了,和齐恒一起死了,也不算亏。

    看着脚下的悬崖,齐恒明白只要算好步伐,这一切就是幻境,算不好,它就会成为真正的万丈深渊。他闭上眼,掐指一算。

    “ 东八步。西四步。 ”随着齐恒的嘴一张一闭,他两人的命就拴在上面。每一步,齐恒的心里面都颤一下,其实他的腿是有些发软的,只是硬着头皮,一步一步的算。他这一辈子,最害怕的就是这一次,不是怕自己死,而是怕张日山死。

     走出了幻境,看见张启山和红敬启两人也带着陨铜安全走出。几人汇合刚想打算出去,就听见身后一句有点洋味的中国话。

    

          “站住!”一句话说完,齐恒转身一看。裘德考这个阴险小人,早早的蹲在这里等着陨铜被拿出来,此时此刻红敬启被裘德考用枪指着,只要他手上的扳机一动,红敬启立马就没了命。与此同时,裘德考身边还站着一个人陈皮,冷冰冰的看着四人。只是看见裘德考用枪指着红敬启的时候,身体不自主的向前倾。

   

         红敬启神态自若,
 

       “你要怎样!裘德考。”张启山皱着眉头紧盯着裘德考,他想冲过去,可是只要他一做出过格的动作,红敬启的命很有可能不保。

    

        “交出陨铜。”裘德考一脸得意的看着四人,活脱脱像一只刚打完胜仗意气风发的狗。

    

         张日山立马把陨铜从包袱中拿出,等待着张启山的命令。

    

       “好。一手交人,一手交货。”张启山答应,并且提出要求。

   
     “把枪放下,给你陨铜。”

    
      

      裘德考慢慢的放下枪,张启山把陨铜交给他。怎知裘德考手中放下的枪又举起,张启山吓了一跳,心里面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揪了那么下子。一个侧身就要向前冲。可子弹已经出窍,顺着咻咻的风声打在了人的胸膛。

    
           “陈皮!!!”子弹没有打在红敬启的身上,打在的是陈皮的身上,鲜血渐渐晕染在陈皮的胸膛,绽放出了一朵花。

         裘德考一声枪响,陈皮觉得自己的怨气终于可以报了,可当他看见他的脸,他紧抿的嘴唇,陈皮下不去手了。他没骨气的挡在了他身前。替他挨了一个枪子儿。也是最后一个枪子了,子弹从他的胸前穿进去,冰凉的感觉瞬间穿透整个心脏,麻木的触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四肢无力的跪在了红敬启眼前。

      红敬启已经闭上的眼睛猛然睁开,看着自己眼前的陈皮。洞里面的气候很冷,冷的刺骨。红敬启的嘴唇已经变的没了颜色,好在身后有一面墙可以支撑着他不直接晕了过去,无力的依在墙上,后背被一些凸出的石头划伤,划出一道道血痕,他也没什么感觉了。

     “......红敬启.......”陈皮尽力的睁开自己的眼睛,他觉得自己可能马上就要见到姐姐了,想抬眼在瞧瞧他,也没什么力气,重复了几次抬头的动作,最后只好作罢,低着头念了一句他的名字。

     “陈皮,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红敬启也跪在地上,将陈皮拥抱在怀里,一直念叨着对不起,他真的好对不起他。红敬启把陈皮真的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情同手足。他好心痛,觉得自己似乎要窒息了,已经痛苦的忘记了呼吸,六年了,他看着陈皮从一个青涩少年渐渐长大,虽然还是一样的顽固不灵,一样的没有安全感,一样的暴脾气。他知道,陈皮做的一切坏事他都知道,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师父.....我....”陈皮被拥在怀里,对着红敬启说我爱你,却发现说到了爱你已经没了声,最后只剩下了口型了。罢了,这就是命了,注定他不会知道还有一个人爱着他,那么卑微可怜爱着他。不同于姐姐的无私,不同于张启山的真诚,他的爱很自私,他仅仅是希望他可以记得自己就好。

   
      终于还在拼命睁着眼睛的人,闭上了双眸。

     红敬启紧抿着嘴,眼泪就像豆子一样不要钱大滴大滴的掉。

      张启山在一边看着,他无能为力,只能蹲在一旁轻抚着红敬启因为哭而不停颤抖的背。裘德考那是最后一颗子弹,被张日山识破后就给捆了起来。旁边齐恒一脸担心的看着红敬启,心里面也为陈皮觉得可惜。

     直到陈皮咽下最后一口气,红敬启轻轻放下他,转身走到裘德考面前举起拳头就打,别看他身子纤细,力气确实不小,裘德考被打的眼睛都睁不开,直求饶。红敬启已经杀红了眼,拿起短刀就向裘德考身上捅。一个个刀口子,流出了血。弄得齐恒都不忍心看,血溅在了红敬启的脸上,他也不去擦,眼泪不停的掉,却没有哭声,围绕的只有裘德考的惨叫声。

    张启山终于忍不住把红敬启拉开,此时的裘德考已经快不行了,有一搭没一搭的咽气。把红敬启打昏就背着出了山。






















     陈皮牺牲了😭

    😔😔😔😔😔😔😔😔😔😔😔😔😔😔😔😔😔😔😔




      橘子皮死了.......

     表打我。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