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二十二)

    



        “来了,来了 。”齐恒和小满端着菜走来,齐恒的脚步比小满略快了一些,迫不及待的把菜放到桌子上。然后背着自己的一双手,笑出来一堆小虎牙看着张日山和解九。小满随便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他可不想在这吃如同魔鬼一般味道的菜肴。

   

        张日山看见齐恒那双充满灵气的眼睛,怎么也没法拒绝他。四下望去,挑了一个看起来很不错的土豆片。

    “嗯,看起来就好吃。”

      

         他夹了一筷子放入口中。

       

         “.........靠”张日山心里面忍不住爆粗口,土豆根本没熟,不知道齐恒放了多少盐多少味精,已经完全是一股海洋的味道还夹杂着一点.......嗯.......腥臭。仔细尝尝还发现土豆压根没削皮,吃起来很多小石子,大概是没洗土豆直接割成几块就塞到锅里。张日山忍着想吐的感觉硬生生的把土豆片咽了下去。脸色有点变化,紧抿着嘴唇不说一句话,怕自己一说话就直接..........

    

          在一旁的解九就看起来正常多了,小口小口的吃着菜,除了桌子底下已经快把自己衣服揉碎的一只手都没什么破绽。

    “怎么样?”齐恒一脸期待的看着两人。

    “嗯,不错。”张日山扯着有些僵硬笑容,解九也直点头。
 
    齐恒满意的点点头,也坐在一边。想拿起筷子吃一口,张日山觉得不妙,立马把那碟菜吃的精光。吃完以后就闭着嘴不说话,把头转向一边,好一会,张日山才将那种想呕吐的感觉平下。

   “我还没来得及尝尝呢。”齐恒百思不得其解,难不成是自己的菜肴太好吃?

     解九也撑不下去,已经觉得自己要吐出来了,紫着脸起身就走。

    “改日再来拜访。”说完就已经灰溜溜的走了很远。

    “怎么走了....唔....”齐恒眨着闪闪的眼睛一脸疑惑的看着解九走远。而张日山把齐恒的头一下子转过来,吻了上去。

    湿热的接触,张日山撬开贝齿。他口中还残留着一些齐恒做的饭菜。齐恒尝了尝张日山口中,本来笑眯眯的脸瞬间就皱成一张苦瓜脸。推开张日山,吐了吐舌头,把口中余留的菜给吐出来。

      “不好吃就不要吃了,何必逞能。”齐恒揉了揉张日山的脑袋。觉得心里面有点愧疚。
  

     张日山笑眯眯的看着齐恒,一对兔牙好不显眼。

 
     
    

      近日长沙城内的风雨却从未停下,裘德考诬赖张启山,导致张启山被通缉,张启山也意料到这陨铜就是张家人守护的东西,他不仅是为了长沙的黎明百姓,也为明白张家世世代代守护陨铜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他百般头疼的时候,王爷发了一份电报,说要去长沙来探望张启山,这可是帮了张启山一个大忙,他要和王爷一起给裘德考施一个计策。

      王爷果然是有钱,一到长沙就把那原本属于美利坚的商会给买了下来,还把张启山几人接待过来。看着王爷那个一脸情深的样子,张启山觉得自己还是不能骗他。告诉他自己心有所属后,这王爷果真是豪情中人,虽然眼神暗淡了许多,但是也答应和张启山做个兄弟。

       于是几人聚在一起,讨论着计策。张启山提议跟着王爷前往矿山。几人也纷纷同意。

     红敬启身体也已经恢复,听齐恒说他本该在那场换血中死去,却奇迹般活下来了,大概也是他的意识支撑着他活下去。

     

今天.........38.3的烧,觉得自己已经拖了很久的文了,还是在床上用没打点滴的手偷偷的打了一会,还好打针的是左手,头疼。字太少,见谅。烧退再更!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