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二十一)

     秋天了,冷风瑟瑟,枯叶一片片的从树上慢慢飘落。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红色的枫叶在空中慢慢的飘落。像一个正在跳舞的少年,在冷风中摇曳。

     枫叶落在了陈皮的肩膀上,虽然多年习武,但是纤细的身体让人怎么也不可能想象到他的身体里可以爆发出多大的力量。陈皮抱着丫头的尸体,一步一步走着小路上。咔吱咔吱的,干干的树叶被踩碎。何尝不像陈皮的心,被红敬启给踩碎。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师父没有给姐姐取药。不是说,只要拿到鹿活草就可以就救姐姐吗。他难道就这么不在乎姐姐的命吗,或许,他只要努力一点就可以救活姐姐。陈皮真的好矛盾,他想不通。现在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师父没救姐姐,我要为她报仇。

   陈皮的眼眶红红的,他来到一处风景美好的清净处。这是他心情不好就会来的地方,碧湖,小桥。和一座不大不小的宅子。把姐姐葬在这里最好。

       “姐,我以后常来。”陈皮把丫头放在一个摇椅上。抬起头四处望了望,寻到了一处谧静的角落。跪下来慢慢挖着土,一寸,一寸。院子里的枫树已经完全秃了,叶子凋落在地上,成了一片红色。陈皮的泪一滴一滴的打落在叶子上,黑色的土,被陈皮手上的血染湿,自长大以后陈皮就再也没有哭过鼻子,哭,反倒是让姐姐伤心。

       愤恨,不解,难过,暴躁。

       陈皮的心就像是被无数人碾压成碎末,然后再一次复合,再一次碾压。自己激动的情绪也控制不住。

     他怎么可能接受自己的姐姐去世,他.......他本以为只要红敬启找到了药,那么姐姐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活下去。哪怕红敬启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爱他,只要....只要姐姐可以可以活下去,他心甘情愿成为一个默默守护他们的人。

      “姐......怎么能抛下我呢.....”陈皮此刻就像一个从未长大的孩子。挖土的速度也更快,他忽然看到门一边依着一只铲子。

      要是姐姐在这,一定会骂我傻瓜吧。

      陈皮颓废的一笑,拿起铲子一块一块的铲掉土。

      土铲完了。陈皮转身走去抱起丫头。

      “姐........我........”他想对姐姐说些什么,可是却一时语塞。或许是想说的太多,一时语塞。也或者是没有什么颜面说些什么。

     “姐......我一定会为你报仇,我一定要亲自在他临死前问他,为什么不救你。”沉默了一会,陈皮才冒出了这句话。

        把丫头放进棺材里,推进土里。拿起铲子,把土一寸一寸的铲回去。直到土已经完全掩埋了棺材,陈皮把枫叶铺在土上,立了一个碑。

       他才觉得,自己和姐姐真的天人两隔了。走在地上,也没起来,窝成一个团子,坐在丫头的墓前整整一夜。寤寐思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齐府。

     近几日解九总是来齐府,大概就是因为齐恒今年总是来回走动,不在长沙城老老实实的。这解九不仅来了,还带着不少齐恒爱吃的东西。这齐恒看见自然是欢迎美食进来,不不不,是九爷进来。

    不管是欢迎哪个进来,都让张日山不爽。看着解九进进出出的殷勤样子,他觉得是时候示示威了。于是也提着一大堆好吃的来到了齐府。

   “八爷。”张日山看见解九正和齐恒聊的欢快。就煞风景的叫了一句八爷。看见解九一脸郁闷,张日山就觉得他的第一步打扰计划成功了。放下好吃的,坐到齐恒和解九身边,这解九坐在齐恒的左边,张日山自然就坐在齐恒的右边。解九说一句,张日山回一句,也不让齐恒有和解九说话的机会。弄的解九无语的推了推眼镜。

     “张副官,佛爷这几日没什么工作交给你吗。”解九想给张日山下个逐客令。

      “不劳九爷操心,这几日清闲,倒是九爷身为解府的一家之主,不去管理事务怎么有空来齐府啊。”张日山心想,这解九又不是齐府的主人还要给自己下逐客令,他当然要以牙还牙了。

    解九觉得气闷,就别过头不和张日山交流,而是一双眼睛盯着齐恒乱动。

    张日山也托着下巴,盯着齐恒不说话。

   “我和小满去买些酒来。”齐恒似乎是感受到了身上的两道灼热的眼光。

    “去吧。”张日山和解九异口同声的说。正好他们两人也有些话要谈谈。

     随着齐恒出了齐府。这两人就开始斗嘴。

    “张副官难道是对八爷有意思?”解九问。

     “和九爷一样。”张日山挑了挑眉。

     “张日山,齐恒是我的。”解九话锋一转,声调都冷落几分。

       “你的?齐恒他明明是我的。解九!”张日山说完就一个拳头打在了解九的身上。

        “张日山,咱俩就打一架,谁输了,谁退出。”解九吃痛,马上就把那一拳还了回去。

      “好啊,解九!”张日山和解九两人便打了起来。

     解九毕竟是九门之一,身手也不错。遇到了一般的高手他肯定是必赢。只是他今天遇到的是张日山。张日山在军营训练,又去了五年的毒贩子那儿受罪,可谓是军方的军拳他练的好,阴险的下绊子张日山也是手到擒来。解九自然是不敌他。

    最后是张日山赢了解九,但是他也累的不轻。两人躺在地上,也算是两败俱伤。

    “张日山,我输了,我退出。”解九气喘吁吁的。

    “你也不赖。”张日山一拳打在解九身上。

     “我去,我都累死了,你还打我。”解九也很豪爽,一拳打回了张日山身上,不过没用什么力气。

    两人休息了一会就赶快站起来,坐到凳子上,省的一会齐恒来发现了他们打架,两人不约而同的打算不告诉齐恒。

   “我回来了。我准备今天下厨给你们做拿手菜。”齐恒兴致勃勃的笑着,露着一双虎牙,推了推眼镜。而身边的小满同情的看着坐着的张日山和解九。

     听到这句话的解九,好像忽然没坐稳似的。一下子要倒在地上。又自顾自的坐起来,强装淡定的扶了扶眼镜。脸色比刚才打完架的脸色还差。

    张日山看见解九这个样子很不解。

    等到齐恒和小满拿着菜去了厨房准备大展身手。张日山才问解九。

    “你刚才怎么了,八爷给做饭不是挺开心的吗?”从张日山回来后,齐恒就从来没有给他做过饭。记得小时候,齐恒也没给过他做饭,所以这是第一次,张日山的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副官啊,八爷......八爷做的饭简直是地狱啊。”解九已经是一脸绝望,自从他有一次试吃了齐恒看似好看的菜时,就发现原来世界上又多了一种死法可以让人不知不觉的死掉。——那就是齐恒这只有外在而没有内在的菜肴。

      那味道就像是闷了几个星期的臭抹布,穿了好久的臭袜子,茅坑用过的卫生纸,一个糙汉子的臭脚丫。

    经过解九形象的比喻,张日山觉得自己的死期快到了.........

    两人呆呆的坐在凳子上,保持着安静。面无表情的等待着地狱的到来..............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