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十六)

 
  齐恒和张日山两人来到白乔寨,一路走来,齐恒已经是筋疲力尽,哪里还有力气。只好让张日山背着他找到了一座破庙。

  “我饿。”齐恒肚子也应景的叫了一下。

  “诺。”张日山拿了个馒头出来。

 “馒头,哈哈。”齐恒两眼发光,盯着那个馒头。

 “哪来的?”

 “刚才一个婆婆给我的。”

 “怎么没给我啊。切。”齐恒嘟囔着不公平。

  “吃不吃了?”

  “吃,吃,吃。”刚才还嘟囔着不公平的齐恒,一秒变怂。

  齐恒一边吃着馒头一边说话,说的含糊不清。

“这是我的地盘,谁让你们进来的。快出去,快出去。” 一个嘴边点着两个小黄点的胖子走了进来,要赶张日山和齐恒两人出去。

 “大哥,大哥,你看我们初来乍到,现在又住在同一屋檐下,就算是朋友了。”齐恒一脸掐媚的笑着,顺便把自己没吃完的半个馒头给了胖子。

 “那我们睡在一个炕上还是夫妻了呢,赶紧滚滚滚。”胖子不领情一把推开齐恒,把他推在了地上。

  看到齐恒摔在地上,张日山的心都感觉闷了一下,火一下子就上来了,一把把胖子提起来,把胳膊一拧。拧的胖子疼的呀呀叫,眼泪都出来了。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错了。”胖子赶紧求饶。

  齐恒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得意的笑了笑,漏出了一双虎牙。

    
  胖子也是听话,不仅让齐恒和张日山住下,在第二天还请了两人吃饭。

“哎呀,累死我了,昨晚睡的一点也不好。”齐恒抱怨着。

“你还睡不好,大哥天天晚上帮你盖被子,打蚊子,你睡觉还打呼噜。”胖子实在忍不住说出真相。

“怎么着,切,我呼噜声还不是睡都能听的呢。”齐恒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张日山在一旁也有些忍俊不禁,嘴角微微挑起一丝微笑,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只有和齐恒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会有这么多的笑容。

齐恒接着向胖子打听了一些张启山和红敬启的事情,胖子也表示现在寨子很乱,想要打听情报就必须去找那个寨子里的狠人。

  胖子把张日山和齐恒引荐到了那儿。

  果不其然,以张日山的本事,那挑人的管事把他留了下来,至于齐恒就是跟着张日山买一赠一的。

   到了一间屋子。

  “你们以后就住这。”管事说。

  “大哥,可否告诉我他们的名字。”齐恒问。

    “他们呐,都是些狠人,还是不要知道他们的名字。”管事的看着打牌的几人咽了咽唾沫。关上门,弓着腰走了。

      齐恒和张日山两人也有些累了,草草的收拾了一下就睡了。

     第二日早上。

     齐恒正要去打水,无奈他的力气太小,打完一桶水就有点喘。正要端着水回去,却迎面而来了一对人撞在了齐恒身上,水桶的水一下子撒在身上,淋在了齐恒的头上。

      齐恒抬头一看正是同一个屋子的人,正想道个歉就走掉算了。

       “哎哎哎,你长没长眼睛.........啊”那两个人凶巴巴的冲着齐恒喊,可是一看眼前的人就又把那些粗话咽下去了。

      水把齐恒淋了一身,阳光正好照在了齐恒的身上,本来就比一般男子俊俏多的清秀脸庞更加好看了。眉眼间透着些许愁念,嘴唇欲张欲合想说些什么。一双含着湖水的眼睛不停的来回转动,可是把他眼前的两个人给惊住了。

     “小哥,我帮你提哈。”一个男子一手轻松的拿起齐恒两只手拿起的水桶,这个男子叫张愠,本就是有些特殊癖好,喜爱男人,这几日又没发泄,看到了这么美的男人自然是心痒难耐。旁边的男子叫李嵩,是张愠的好友,也是喜爱男人。

     张愠一只手提着水桶,一只手到是不老实,一把抓住了齐恒紧实的屁股,大力的揉捏。

    “呀。”齐恒吓了一跳,连水桶都不要了,小跑着回了屋,来到了张日山旁边。本来以为是人家好心帮自己,可是竟然被人家.......,齐恒脸上有些红,看见门打开,心里面一紧,抿了抿嘴唇。

     “你回来了,怎么浑身都湿了?”张日山很奇怪,这让他洗个脸,怎么把衣服都弄湿了。

      “天太热,太热,我凉快凉快。”齐恒赶紧找了个理由应付,不好意思告诉张日山自己竟然被两个人骚扰了 ,还是两个大男人。

      这张韫和李嵩回了屋,看见齐恒躲在张日山后面,暗自骂了一句晦气,也没继续找齐恒的麻烦,两个人又接着出去,似乎在议论什么事情。

  
        齐恒这才放下心来,偷偷呼了一口气。






     这回太太写的是不是太短了......

   对了,你们觉得那对性格的攻受你们最爱。

    ①年下攻和诱惑受。

    ②高冷攻和傲娇受。

    
    ③闷骚攻和黏人受。

    
    ④忠犬攻和炸毛受。

    ⑤阳光攻和文弱受。

  ( 嘿嘿,太太都喜欢。 )

    mua~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