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十五)

   

     自从那日起,张启山就常常到红府“做客”,可怜了张日山还要替自己的上司坐在办公桌做剩下的文件。张日山整天愁眉苦脸,媳妇没泡到,还要替佛爷工作。  

  离上一次进矿山已经不少时日了,这次有了对南北朝最熟悉的二爷来,也是多了几分安心,张府大厅,几人在一起商量了许久,还是决定立即出发去矿山。   

   “我们直接在矿山前集合。”张启山说。   

   当然,张启山自然是想和红敬启一起出发的,张日山有也是想和齐恒一起,不约而同,四人分开两对来到了矿山门口。  

  “副官,你来保护八爷,我和二爷一组。”      

   “好。”这也是正如了张日山的愿。   

  进了矿洞 ,也没有第一次像无头苍蝇般的乱窜,几人有秩序的来到下面一层,却发现了一个迷宫般的看似杂乱可是却似乎有些规则的走道。    

  “我们分开行动。”张启山拿出一盒银丝,固定到一处,以便不会迷路,还可以找到出路。     

  “好。”几人纷纷答应。各自找到一个通道走了进去。
 

    张启山钻到一个走道,慢慢的摸索,却发现  一个个玻璃片让他的眼睛有些酸痛 ,他揉揉眼睛在睁开眼却是让他看见了一些幻觉,是父亲的身影 ,是东北张家人们的身影。张启山想遮住双眼,可是那些可怕的事情却依然在脑海里重复回放。觉得头晕脑胀,心脏也有些抽搐,他咬牙坚持着。

    闭上眼摸索身体会被周围的玻璃片划掉一片片的肉,睁开眼观察,玻璃上的幻觉让他神志不清。    

     张启山忍着剧烈的疼痛,勉强爬出。发现了一个不知道是何处的地方却和他们进来的地点一摸一样,看了看手中的银丝,他也发现,似乎这个迷宫很大很大.....    

     
     心脏开始灼热,张启山已经无力的倒在地上,四肢乏力,神志不清,大概是这迷宫里有那些头发进到了他体内了吧,可是现在的张启山连抬只手的力气地都没有。    

  “我就这么死了?真他妈不甘心.......”

   张启山骂了句粗话,用沾满鲜血的手在地上慢慢的写着那红衣人的名字。      

    “张启山。”      

   “......好像有人叫我”

    张启山似乎听到朦朦胧胧的声音,很耳熟。他想睁开眼瞧瞧,可是已经眼睛已经睁不开了,直接昏了过去。     

   “张启山?”红敬启吓了一跳,赶紧试了试他的鼻息,发现只是晕了过去,才呼出一口气。可是他的心有提了上去。     

      ——张启山....毒发了.....    

     红敬启知道那毒还没有解尽,可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犯了。他有些慌张,要是被那些长沙城的人看到一定很惊讶,因为那个决绝的二爷怎么会有这么慌张的一面。他赶紧把随身携带的鹿活草从锦盒中拿出。     

     丫头说,这鹿活草必须和中毒人至亲至爱的血混合服用才可起效。由于这血量太大,所以无人敢尝试,因为基本就是一命换一命.......     

     红敬启不管那么多了,张启山没有什么亲人,至亲是张日山,至爱红敬启也不敢确定,是不是他真的最爱我。但是没办法了,红敬启不救张启山必死,若是救了他才有可能活。    

      把张启山和自己随身携带的的水壶拿出,割开手腕,鲜血流淌在水壶里面,他又连忙把张启山扶到石头旁依着,把鹿活草嚼碎放到两个水壶里。给张启山放血 ,从张启山身上流出的血都是黑色的,红敬启把自己流在水壶里的血倒入他的嘴里。一壶接着一壶,直到张启山流出的血是鲜红的,红敬启无血可流的时候,红敬启才勉强支起身子,把张启山的伤口包扎。想抬头看看张启山的脸,也没有力气一头栽到他的怀里,脸色惨白的晕了过去。   

  “副官!副官!”

  齐恒愁眉苦脸的坐在迷宫里,想着张日山,觉得平时自己对他太坏了 ,不禁有些后悔。眼睛里也是泪花在打转,但是就是倔强的不掉下来。
    

    “八爷!”张日山从一处走道出爬出来,看到齐恒心里一暖,总是不放心惦记着齐恒,看到他平安,心里面也就放下了。一把就把齐恒抱得紧紧的。照着齐恒的脸就是一顿乱啃,把齐恒亲的一脸嫌弃。      

“哎哎哎,别得寸进尺啊!”齐恒一下拍掉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张日山一阵委屈 ,看着身边的齐恒,想着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吃了这小家伙。然后在脑海里补充了和齐恒的一万种姿势解锁。    

“对了,看到佛爷和二爷了吗?”齐恒问。     

“没。”张日山摇摇头心里也纳闷,按理说佛爷和二爷的功夫应该不会这么晚还没出来。     

难不成..........     

张日山一下子想到了一个坏念头。    

——他们在迷宫里...........干了什么污秽的事情!    

张日山又一下子打破了这个念头,就以二爷的性格怎么会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干这种污秽的事情呢。   

“糟了!”齐恒掐了掐手指。    

“佛爷和二爷出事了。”齐恒一脸担忧,因为卦上表明佛爷是中凶,而二爷.....是大凶!    

“跟我走。”张日山牵着银丝,慢慢的摸索到张启山和红敬启所在的迷宫。       

   却看见张启山闭着眼睛,面色稍稍有些红色 而红敬启则是躺在了怀中,头也是对着.....下体的某个部位。从张日山和齐恒两个人的角度来看,难免有些想歪。

 “.............你确定?.....大凶?”张日山有些无语。

 “确定!”齐恒看到张日山不相信自己的话,有些气闷,走到张启山和红敬启两人身前,果然 红敬启面色惨白,已经没有什么血色了。反而看见张启山到是还好些,但是身上也是鲜血淋漓。   

“副官,快来吧佛爷背上。”齐恒赶紧让张日山过来。    

张日山跑过来一看,就知道自己误会了齐恒。连忙把张启山背上。齐恒在一旁也把红敬启背上 虽然他手无缚鸡之力,但是他好歹也是个男人,红敬启虽然功夫高强,但是身子到是很轻。背上去一点也不费力。   

两人好歹是把张启山和红敬启从矿山里背出来,两人把张启山和红敬启放到马上 ,自己也上了马,一路快速回到张府。  

回到张府,就看见管家慌慌张张的跑来。  

“张副官,不好了,不好了。”

  “别急,慢慢说”张日山尽量稳定管家的情绪。

  “那个什么陆建勋说佛爷畏罪潜逃,正在抓他呢!”管家今年也有五十了 ,经历的风雨不少 可是头一回这么慌张。

    张日山握紧拳头,正想着对策。

   “张副官,您和佛爷不在的几天,那尹小姐知道了事情,让我转达你们分开去那白乔寨,佛爷和二爷两人受伤就让她的听奴棍奴来送到安全地方,你们在到白乔寨找人。”管家说。

     “分散注意力......好。”张日山点点头。

     张日山这就要出城门。

     “你傻啊,咱俩这样能出去?呆瓜。”齐恒赶紧找了两身充满布丁的乞丐衣,往自己和张日山脸上抹了一点灰。

     齐恒带着张日山拿着拐杖慢慢的走出城门,也没人拦着他。

     张日山一脸自豪的看着自己家的男人。虽然穿着乞丐衣但是也抵挡不住他灼热的眼神。

    2017年的正式第一更。

   太太都是挖一个坑就一直只填一个坑。

   太太能力有限,不能两个坑一起填,好累。

    阿西吧,新年第一更。

  今年是鸡年。

  
   就祝大家鸡年大吉吧(⊙_⊙)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