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副八】【启红】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十四)


       早上,太阳慢慢从山中显露出来,一点点的冒出头,张府朝阳,当初是让齐恒选的风水,阳光正好照在张启山的办公室。沙发上躺着两人,红敬启眯着眼,困难的抬起一只胳膊支起自己,腿又软的不行,无奈的趴在张启山的旁边,努力的让自己的眼不闭上,看着他的侧脸。推了推张启山。

       “起来。”

      可是他旁边那人没什么反应,把怀中的人拥的更紧了。红敬启懒散的躺在沙发上,他一晚上的驰骋让自己已经是疲惫不堪。用手抚摸着张启山的酒窝,捏捏鼻子,捏捏脸颊,确定这是不是真的。

      “起来。”他又念。

       旁边的人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把红敬启拥在胸膛里。他想,罢了,就这么被张启山搂着睡一觉,再睡一会也无妨。两人打算睡到中午。

        “咔叽——”门那里传来一阵开门声。

         “佛爷?”张日山今日起的早,本以为张启山会在洞房可是却看见房间里放着一张信写着尹新月的名字,而尹新月也不见踪影。就想着拿给张启山看,找了几个地方,也就是办公室张启山有可能来了。

          本来懒懒散散的两人,瞬间清醒。趁着张日山还在寻找打开门的钥匙,两人匆匆忙忙的开始把衣服乱七八糟就往身上套,红敬启猛然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在昨晚彻底被张启山撕的稀巴烂。

       “把你衣服给我。”红敬启说完就伸着手去抢张启山衣服。

       “我起码是个大将军,在连廊里裸奔形象不好。”他又给抢了回来,不过脱给了红敬启一个大衣,大衣穿在他身上刚刚好把大腿盖上一点。张启山穿着衬衫和裤子连腰带都没记,赶快跑着把红敬启藏在办公桌下面,然后坐在椅子上,拿着一本书,掩盖自己连腰带都找不到的尴尬。红敬启蹲在桌子里面,双手抱着膝,屏住呼吸....

        “佛爷。”张日山还是没能找到钥匙,大概是哪天去了八爷家里落在哪儿了,最后他就简单粗暴的用枪打开了门,对外称——佛爷带出的兵就是这样。

         “嗯,怎么了。”张启山冷着张脸,心里非常的郁闷,打扰了他美好清晨没什么,可是张日山打扰了他和红敬启的美好清晨。

        张日山看张启山脸色不好,心里纳闷难不成这尹新月离开是和他吵架了?没多问,递上尹新月留下的信。
      
        “佛爷,夫人不见了。”张日山说。

        红敬启蹲在桌子下面,不满张日山叫尹新月的称呼,狠狠的掐了一把张启山的脚丫。

       “嘶....”上面的人吸了一口气,擦了一把冷汗,差点没叫出来。

        “佛爷,怎么了。” 张日山担心的看着他,说着就要走到他身前。

          “不,不要过来。”张启山连忙摆摆手,赶紧让张日山再离他远一点,离近了可了得?他半辈子在张日山面前立起的尊严就没了......

        张日山纳闷的很,难不成是身上有味道,自己闻了闻身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桂花香。

      “那个,咳...以后不要叫尹新月夫人。还有,赶紧让那些来参加我婚宴的人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张日山一脸懵逼.....

     “告诉他们我张启山被尹新月休了...”

     “休了?!为什么——”张日山很是震惊,又要往前走到张启山面前。

      “那个,废话少说!快去办!”张启山赶忙摆摆手让他离自己远一点。

       “啊.....是”张日山一头雾水的去办了,虽然觉得张启山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去让手下挨家挨户的去告诉那些参加婚宴的客人。

     门一关,红敬启赶紧一骨碌钻出来,甩了甩蹲麻的脚,坐在办公桌子上,穿着大衣,修长的腿在来回摆动,不满的看着自己对面的人。张启山忽然把他抱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轻轻触了一下嘴唇。

      “我爱你...”张启山又吻了一次。

     
     “我——”红敬启想回应一句张启山。门又开了,红敬启连滚带爬的蹲到桌子底下,张启山坐在椅子上。脸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佛爷,我——”张日山想问问中午怎么安排军队。

    “滚!滚!滚!”张启山几乎是竭尽全力,拿了一本书就往张日山身上扔,那人吓了一跳,连忙把门关上,委屈的走出房间,心想——“我今天是怎么得罪佛爷了。”

    红敬启这才爬出来,呼出一口气。

    “差点被这小子看着。”红敬启擦擦汗。

     “何必掩掩藏藏的,要不我就告诉他。”张启山觉得这样很别扭,心想就直接告诉张日山不就好了。

      “是不是傻,就这样告诉他?”红敬启指了指他和张启山。

      张启山不禁偷偷的乐呵,红敬启终于他的了,知道自己媳妇竟然也喜欢自己的感觉,真他妈倍爽。

      “媳妇你最聪明了。”张启山一脸狗腿的猥笑。

     “别拿那个表情看我。”红敬启一脸嫌弃,可是心里还是很开心。

      红敬启啊,那么决绝,可是爱上一个人又那么惹人喜欢的倔强,张启山老的时候常这么说。

       张启山啊,狠起来让人心寒,可是爱上一个又是说不出的深情,红敬启老是和张启山这样自夸。

  
      

      “八爷。”张日山一脸委屈的来到齐府。

      “不必说,我已经知道了,其实是......”齐恒掐指一算,就大概知道张启山和张日山还有红敬启三人的事。趴在张日山耳朵上告诉他。

        可怜的张日山听完以后依然一脸懵逼......

        后来他仔细的想了想,连佛爷都把二爷搞到手了,为什么齐恒还不能和他啪啪啪.......

     后来太太也想了想 觉得是时候让八爷和副官在(pa)一(pa)起(pa)了

 

         (*°ω°*)ノ"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今天也特地请来几位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主演   

      张启山:(摸了摸怀中的红敬启)
    
      太太:..........(欺负我是只单身狗吗?)

      太太:自己对角色的设定有何见解。

      张启山:就是爱他。

     太太:算了(撇了一眼张启山),红敬启先森你觉得张启山是个怎么样的人。

     红敬启:就那样。

     太太:嗯.....真是言简意赅。

     齐恒:太太,太太,你问问我,我有好多话没说呢。

          太太:不理......

          齐恒:委屈.....
     
    太太:副官,你最喜欢八爷什么

    张日山:虎牙

    太太:还有呢。

    张日山:还有——哔~——(可怕)

    太太:一脸震惊......

  (๑′°︿°๑)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太太:陈皮先森,请问谁给你起的这名字?

   橘子皮:我名字怎么了!

   太太:没...没什么...

   太太:请问六爷——

   六爷:…〒_〒…‵o′-一┳═┻︻▄ 再问自杀

  太太:(秒怂)好的👌


ゝ(•ωゝ(•ωゝ(•ω•)〆ω•)〆ω•)〆ゝ张嘴夫夫剧组参上!

  (๑•̀ᄇ•́)و ✧ 张嘴,吃药!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