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副八】【启红】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十三)


        几个月后,张启山大摆宴席和尹新月成亲,各路与他相识的人纷纷前来。

       已经是初春,渐渐的,河流已经融化,被雪覆盖的大地恢复了原来的容貌,迎春花到是开得十分灿烂。微微暖的阳光照在红敬启身上,他躺在椅子上,手里端着一杯苦咖啡。

       “二爷,你怎么不喝茶了,不是说苦咖啡对身体不好吗?”陈皮好奇的问他。

     “偶然,偶然。”红敬启喃喃道。

      说着他轻嘬一口苦咖啡,不禁皱皱眉头。

      怎么这么苦,真不知道那家伙是怎么喝下去的。

      懒散的眯着眼睛,阳光撒在他的脸上,掩盖了他的悲伤。

        院子里一个略显青涩的男孩痴痴的望着躺在太师椅上的红衣人,可惜他看不见,此时他的眼神多么痴情。陈皮嘴角不禁勾起一丝微笑,解药他找到了,只要让裘德考治疗姐姐,姐姐就可以康复,既然红敬启没能做到,那就由他来偿还给姐姐。轻轻晃动椅子,椅中人慢慢摇晃。

       屋檐上还有些残留的雪,树枝上的雪还未彻底清除,黑色的地砖衬着雪尤为显眼,也让院子中的两个人美成一幅画。

       可惜这椅中人不知身边人的意。

      我慕君,君却慕他人。

    “今日佛爷大婚,二爷我们是否去?”陈皮问。

     “去,佛爷大婚怎能不去,不仅去,我还要为他唱戏。”他说。

     红敬启晃了晃杯中的咖啡,勾起一丝强笑。

    

       晚上,张府热闹非凡,张日山和齐恒两人忙着打理婚事。

       “副官,我早知道就不答应尹新月了。”齐恒现在是无比的后悔,他怎么会答应了尹新月呢。

       “八爷你这就是自讨苦吃。”张日山看着齐恒,虽调侃着他,可是自己却是心甘情愿的帮着齐恒,何尝不也是自讨苦吃。

      两人闹着,笑着,只是张日山想何时这个家伙才能告诉自己说——“嘿,我也喜欢你。”

    来日方长,张日山就这么回答自己。

    红敬启今日依然是穿了红色的衣服,他看着张府上面挂着刺眼的大红花,心里未免酸涩。

   “张启山你成亲了。”红敬启在心里说。

   走到餐宴处,抬眼望去,瞥见了张启山正在与他人客套。刚巧,张启山一个转头看见了他,连忙垂下眼睛,他不愿意让张启山看见他一脸愁容的样子。

    红敬启坐在宴席,烈酒一口又一口,直到他把自己灌的有些神志不清,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好几下才定好脚步。

   众人看着那红敬启起身,都静下来。

    “今日是佛爷大婚,我红敬启不给佛爷唱一曲岂不不够意思。”说罢,他拿起一把扇子,遮住半张脸,眼睛一撇,转过身来,步伐紧跟,手上的扇子也慢慢的舞动,唱道。

      你说江南烟胧雨

      塞北孤天祭

      荒冢新坟谁留意

      史官已提笔

      看过故人终场戏

       淡抹最适宜

       怕是看破落幕曲

       君啊 江湖从此离

       那年红雪冬青一袭水袖丹衣

       君还记 新冢旧骨葬头七

      宿醉朦胧故人归 来轻叹声 爱你

       ............

      红唇轻启,将军皱眉。

      红衣人看着那军官,百般妩媚,也百般苦涩。

     一曲唱罢,众人纷纷起身鼓掌。虽是喜事,但是听了这首歌却使心中止不住的悲伤。

   待着红敬启落座,他闭了一会眼,偷偷的将眼中泪止住,再睁眼,张启山已经不在台上。

    罢了。

   红敬启拿着瓶酒摇摇晃晃的走出张府,坐在门口。

   
    一口一口的灌。

      “张启山,我不要和你成亲了。”在洞房花烛夜,坐在桌子上的尹新月对着一直站在门口的张启山说。

      “你不爱我可以,但是你的心里有别人。”尹新月说。

       张启山不说话。

       “去吧,我知道你爱他,从你和他在大雪里的那一次,我看到了,我就站在墙的背面。百般思索以后,我觉得我应该放开你。”尹新月站起来,拍了拍张启山的肩膀。

      她又笑了笑“我们以后做铁瓷儿。”

      张启山看着尹新月,眼里充满感谢。

      “谢谢。”

     “不过可是说好了,是我不满意你,才不要你的。”尹新月调皮的眨眨眼。

     “好,依你的。”张启山说。

     “去吧。”

     “嗯。”

   门关上。留下尹新月穿着新娘的衣服,趴在桌子上。

   “傻瓜,我怎么会不满意你呢。”





    “二爷。”张启山看着喝的大醉的红敬启。

    “嗝~   这.......不是......嗝~....佛爷吗?”红敬启抬头望着张启山,脸上飞着两道绯红,眼睛迷离,嘴上沾着酒香。

     “对.....忘了祝贺佛爷.....嗝~....百年好合。”红衣人打着酒嗝。

     张启山听着红敬启说百年好合就来气,一把扛起他,就往办公处走。

      把醉醺醺的红敬启抛到沙发上,张启山猛的扑过来压在他身上。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