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副八】【启红】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十二)

      随着拍卖会的结束,张启山想早点拿着东西回长沙。

            “彭三鞭,你随我来。”尹新月带着张启山几人来到一个隐秘处。   

              “我知道,你不是彭三鞭。”

      “你怎么会知道?”张启山很惊讶。

      “我偷偷看过他的照片,长得真是粗犷。”尹新月瘪瘪嘴,又看着张启山,羞涩的笑着。   

          “哪里像你,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齐恒看着尹新月不禁翻了翻白眼,花痴~    

     张启山有些无语,尴尬的笑了笑。

    “娶我吧,要不,我现在就告诉我爹。”尹新月一脸蛮横的样子。

      张启山不答应。“不行,我们才见了几面你就要和我成亲  。 ” 

      张启山不理,径直向前走去。

    尹新月只好也匆匆的带着几个听奴跟着张启山。

      多亏这尹新月从小在北平长大,对它十分了解,带着张启山四人就到了车站。   

     上了车,张日山和齐恒坐在一起,而张启山则是左边是尹新月右边是红敬启,现在的张启山是左右为难,把头向右转和红敬启说话,这尹新月又是一脸不高兴还一直掐着张启山的大腿,向左看呢,红敬启虽然没表露在脸,但是张启山放心不下,总想向右看。最后只好目视前方,看着张日山和齐恒两人。       

       就这么一直盯着张日山和齐恒,让他两人想说个话都好尴尬 。

       一路上大家都沉默着只有尹新月和齐恒两人的嘴停不下来。      

      到了长沙,尹新月一脸兴奋看着长沙城的每一处。而有人欢喜有人悲,红敬启的心里有些酸涩,他已经达成为了佛爷取药的目的,可是他心里总是不仅仅是欣喜,还有难过。再也不需要他了吧,张启山。

    张启山带着几人回到张府,尹新月带着几个自己的听奴就出去逛了,张日山齐恒两人也不知去了哪里逍遥。留下那一对军官和戏子。

    正是冬天,张启山站在院子里,喝着苦咖啡。

    ‘进去吧,天有些冷了‘红衣人说。

     ‘早就习惯了。‘张启山看着缓缓下的鹅毛大雪,心里面感触颇多

     雪花飘到张启山的军帽上,飘到红敬启的睫毛上,飘到他的双肩上,虽然常年练武可是骨架子不见长,依然是一副文弱的样子,可是谁也不知道他身上藏着多大的坚强,他的一双眸子望着张启山,痴痴的望着。

     红敬启心里想,“张启山,你可知我有多爱你。”

      张启山看着大雪慢慢的填满整个世界,自己手里的咖啡也浮着几片还未融化的雪。转过身,孩子气的朝着红敬启笑着。扔了一个雪球。

     ‘张启山‘   红敬启笑着把自己身上的雪打掉,自己揉了一个雪球也扔到张启山的身上,红敬启他的看家本领就是钢珠子,这雪球自然也就扔的极准。两人如孩童般打闹,他们也只在对方面前才会有那一面。

      两人打闹完,背对背倚在对方身上,看着雪景。

      “张启山”

       “怎么了”

        “没什么”

       张启山,这雪景可真好看。红敬启忍不住长叹一声,多想和他就这样生活,可是他始终没勇气说出口。

     
       为什么要鹿活草  张启山忽然想起当时的自己太过于心急而没来的及问。

     红敬启有些酸涩,珉了珉嘴,始终没把真话告诉他。

     丫头,丫头病重需要用鹿活草。

     忽然张启山静默了,过了一会,他轻笑一声。

     “是吗,拿到了药,恭喜。”

      红敬启,你就这么在乎那个女人吗?我真的做不了那么大方的可以看见你和别人那么恩爱那么美好。

   他握紧双拳,却看不见自己背后的红敬启眼睛里的落寞,苦涩,悲哀,无力。

  “尹新月挺好的,我想和她成亲。”张启山说。

    “嗯。”红敬启答应着,他觉得心里面好像要窒息了。

     张启山站起来,留下红敬启一人,他躺在雪里,努力不让眼睛中的液体流出来。

     

     

      百般思索后,太太觉得还是不要继续虐大家了。

     下几章启红开车吧(๑•̀ㅁ•́ฅ)

     然后 ,好多情节太太都没有写啊,说来惭愧。

   

   

   

  

 

 
  
   

    

























    

















     

























评论(1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