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副八】【启红】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十)

    

       现在,张启山与红敬启,张日山,齐恒三人在火车上,静坐着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彭三鞭,就在前面的车厢。”张日山扶了扶自己的军帽,低着头。

         “见机行事。”

         “好。”

          红敬启先站起来,走到前面的车厢里。

          红敬启走到彭三鞭的面前对着他抿着嘴浅笑,酒窝显露出来,让那个粗犷的陕北汉子,酒都撒在了裤子上。

           “是是是,正是,我就是彭三鞭。美人你坐上来。”彭三鞭看着眼前这个精致的人也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红敬启坐下开口。

          “我可不是什么美人啊。”

           彭三鞭被红敬启一张嘴出来的男子磁性的声音给吓住,他没想到长得如此精致的人竟然是个男子。可是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个小悸动。

          “我们碰一杯。”红敬启靠近着彭三鞭吹着气。

           彭三鞭被红敬启撩的肤色略黑的脸上也有点红,猛的灌了一口酒。眼睛都不敢看他。

         “你可有心上人?”红敬启深情的凝望着他,托着下巴,盯着彭三鞭。

         “我.......没有.......但是....我有一个未婚妻。”彭三鞭眼神黯淡下来,觉得自己竟然会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儿。

         “既然没有,我当你心上人可好?”红敬启媚眼如丝轻依在彭三鞭的身上,手却渐渐的慢慢的伸向他的口袋。

          彭三鞭明显被红敬启这样给惊了,竟然连红敬启拿了他的邀请函浑然不知。

          “那,我有事先离开。”红敬启太急于离开。

          “怎么那么急。” 但是虽然彭三鞭被红敬启灌了不少酒,但是常年混荡江湖的经验还是让他察觉了,这里面有诈。他抓住了红敬启的手腕。

         “嘭——啪——”

          红敬启听到了外面的打斗声,只见张启山走到红敬启与彭三鞭面前。

        “二爷,我们走吧。” 他对着红敬启说。

       “别走啊。”彭三鞭抓着红敬启的手腕不松手。

        “放开。”张启山一个转身站到红敬启彭三鞭两人中间,一把枪指着彭三鞭。

        “好,好,我松手。”彭三鞭不得已松开手,看着红敬启被张启山拉走。

     张启山把红敬启带到一处角落。

   “以后不要采取这种行动。”张启山盯着红敬启,他看到红敬启被彭三鞭抓着手腕,心里很不舒服。

    “迫不得已,还是要做的。”红敬启摇了摇头

    “不要做,你这是在害死那个人。”张启山说。他不希望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对他有过于亲密的动作。

    “与你何干。”红敬启皱皱眉头,转身离开。心里确实百般苦涩,他不希望张启山沉迷在他的身上,他可以利用任何人,唯独伤害不了张启山。

     转身离去,留下那个身穿便服的军官,他的拳是握紧又松开。

   

     而车厢里面的张日山和齐恒两人可是苦苦的等。

    “买好吃的,好喝的喽~”火车上的售货员吆喝着。

    “给我把这些,那些全部拿一个。”张日山拿出张大票给售货员。

     待售货员把东西都放下,齐恒就开始拿起一个又一个。

     “吧唧吧唧。”齐恒吃的不亦乐乎。

     张日山也在一旁吃着。看着齐恒的吃货的样子觉得特别可爱。

    

   

    红敬启和张启山两人先后回来。

    “拿回来了?”

    “嗯。”






     几人下来火车。

     “你就是彭三鞭?长得不错。”这新月饭店的大小姐,尹新月真是豪放。

      “正是。”张启山答应着。

     这尹新月似乎对张启山的印象不错,带着他们几人就回到了新月饭店。

     “大小姐。”饭店里的听奴与棍奴向尹新月行礼。

    “嗯。”

    张启山静静的看着大厅的人物,个个都不简单,而且这听奴与棍奴都是很厉害。他们身手个个都敏捷,就算是张启山也应该对付不了这么多的奴。

   

     “彭三鞭,你跟我来~”尹新月一脸暧昧的看着张启山。

     “尹小姐,男女授受不亲。”张启山推却。

       “在我这新月饭店,怎么,让我一下又如何。”尹新月自然的挽着张启山的胳膊。

     张启山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笑了笑。

     “因为与尹小姐第一次见面,所以彭某有些不好意思。”

     这画面落在红敬启的眼里,他心里是有些不得劲。

    “走吧。”红敬启先行走到众人前面,往桌子那里去。张启山看见自然而然的松开尹新月的手随着红敬启,张日山和齐恒也跟在身后,尹新月撇撇嘴,无趣的上了楼梯,回来自己的闺房。

    待张启山几人入座。拍卖会也快开始了。

    “那些钱,准备好了吗。”张启山问张日山。

    “嗯,已经准备好。我们已经把个个银行都准备好了。”

    红敬启惊讶的看了一眼张启山,他本想让张启山帮他得到邀请函做掩护,没想到让却是为了他倾尽家财。心里不禁很暖,可是他毕竟只是为了兄弟,对啊,仅仅是兄弟。

   

    想看佛爷点天灯,请听下回分解。

   准备啥时候把张日山五年俩发生了什么的这个坑填一下,最近脑洞不太大,过几天再填。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