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副八】【启红】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九)

       
  

       张启山在有一晚的梦里,梦到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红衣人儿。他坐在沙发上,看着他笑着,闹着,用婉转的嗓子唱着那首他最爱的曲子...........




       “佛爷,二爷似乎在找一种叫鹿活草的药。”

       “鹿活草?他要去哪找。”

       “新月饭店,好像是需要邀请函。没有邀请函新月饭店是不可以让人进去的。”

        “邀请函,鹿活草.......”

     张日山告诉张启山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在三天前了。

   

     看着红敬启一脸憔悴的样子,张启山很心疼。红敬启照顾了所有人,却没能照顾自己。他多想照顾红敬启,可是,却没有胆量,他怕红敬启会远离他,让他连戏都听不了。

     不管因为什么,他红敬启想要的,他张启山就必须为他拿下,哪怕是星星也要为他摘下。

     “佛爷。”红敬启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张启山的后面。

     “何时来的,怎么士兵都不通报一声。”张启山看着红敬启温和的眼神,心里似乎也是暖暖的。

      “怕你正在休息,就没让他们来叫你。”

      “你可是想好了?”

      “决定好了。”

      “我有一个条件,帮我找一个东西。”

      “什么。” 

      “鹿活草。”

      “傻瓜,我本就想这么做。”张启山心里想。

       “好。”张启山答应。

  

     “八爷?”张日山来到齐府,悄悄的走到齐恒的卧室。看见床上面躺着一只大粽子。

     “呼~呵~呼~呵~”齐恒这几日累的直打呼噜。太阳透过窗户射进来撒在他的被子上,身上。照的齐恒本来白皙的脸更加白皙,睫毛在齐恒的脸上映出一片阴影。粉嫩嫩的嘴唇特别好看,特别想让人亲一口。

    现在的张日山就是这么想得,他一把掀开齐恒的被窝躺了进去。两只手放到齐恒的腰间,眯着眼睛,在齐恒的背上蹭来蹭去。

    齐恒正睡得香,感觉被窝里有人钻进来,闻到那熟悉的桂花香就知道是张日山。也没有管他,将张日山的两只手拿走,一个转身就把一只大腿搭到张日山的腰间。张日山觉得自己被压着,就把一只腿搭到齐恒的另一只腿上。

    又觉得不舒服,张日山把齐恒一把拉到自己怀里,抱着睡。看着齐恒眉清目秀的脸,把唇贴在他的唇上。

    齐恒试到有个温热软软的贴到他的唇上,睁眼一看。

    “张日山!你得寸进尺!”齐恒推开张日山,羞红了脸。

     “我说八爷,你刚才可是对我又搂又抱的。这就翻脸不认人了?”张日山坏笑着逗弄着齐恒。

     齐恒一时无话可说,转着眼珠子,不知道在想什么话应对张日山。

    谁料张日山还没亲够,推到齐恒,压倒在床上。吻着他,先是轻轻的嘬那两瓣唇,然后用舌头试探的舔舔齐恒的唇,慢慢的加大力度啃噬着,打开贝齿,用舌头在齐恒的口腔里搅拌,齐恒被吻的喘不过来气。似乎想说些什么,舌头在口腔中不停转动,这反而更让张日山来劲了。又将舌头伸到更深处,每一寸都不放过。齐恒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泪花已经在眼角了。推开张日山,自己大口大口的喘气。

    “张日山,我草你大爷。”齐恒气急败坏。

     “我没大爷。”张日山说完又吻了下去,把齐恒的舌头咬住,吸到自己的嘴里,慢慢和自己的舌头交缠。齐恒嘴里还有一股常年喝绿茶的清香味,与齐恒接吻像是喝一杯上好的绿茶,引人回味。

    张日山吻了齐恒整整半个小时。

   齐恒被吻完后,用被子盖着自己已经烫的发红的脸。

   “八爷?”张日山讨好的看着齐恒。

   “.............”齐恒不理。

   “是我伺候的不够好吗?”

   “滚!”齐恒生气的看着张日山。

   “你看看我的嘴!”齐恒指着自己被张日山吻的透红的嘴唇,而且还带着丝丝血腥味。

    张日山看着齐恒的嘴,咽了咽口水,看那架势还想再吻。

   齐恒看见连忙捂住自己的嘴。

   “我都快成了齐肿嘴了!”

   “不吻了。不吻了。八爷。”张日山又好笑又宠溺的看着齐恒。

    他拿来滋润唇的膏,涂在齐恒的嘴唇上。一点一点的抹着,生怕弄疼了齐恒。

  

     齐恒正想告诉张日山以后不准这么吻他,又猛然发现一个事情。

    张日山为什么要亲我?!

    他为什么要在上次墓里抓他的屁股?!

   “你为什么上次抓我屁屁,这次还吻我!”齐恒突然神经大条了一回,当他问出去以后就后悔了,因为他知道为什么了。

    “你是不是喜欢九爷。”

    “什么?!”张日山苦笑不得。

     “别装了,上次去解府,你和九爷眉来眼去,我都看见了。”齐恒一副看透了张日山的样子。

     “我喜欢你。”张日山盯着齐恒。

    “哈哈,我就说你喜欢九爷吧。...............等等,你说啥!!!”齐恒才反应过来。

    为什么抓他的屁屁是因为喜欢他。

    为什么吻他也是因为喜欢他。

     齐恒觉得自己他妈就是一傻     哔~

   

      “八爷,我以后会对你好的。我会给买好多好多好吃的。”张日山认真的看着齐恒。

     “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被美食就可以诱惑的人吗?”齐恒问。

      “正是,八爷。”张日山告诉齐恒他的心里话。

      “那么恭喜你答对了。”齐恒说。














    /\_/丶
   / \川/ \
  / <●>::<●> \
   |三⌒(_人_)⌒三|
  \  `⌒′  /
  /   | ̄ ̄||
  |丶  | 逗比 |丶
  | \_)―(_ノ
  \__ 丶 丶
  と___ノ_ノ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