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副八】【启红】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八)

     
      “打听到鹿活草在哪儿了吗?”

       红府,红敬启询问着派去的下人,眼里充满期盼。
    
      “新月饭店此次会拍卖鹿活草。可是,必须有新月饭店邀请函才可以进。”

      “邀请函.......”红敬启碎碎念着。他心里忽然有一个人选似乎可以找到邀请函。

      





       张启山三人在矿洞旁发现一个老头。

       “别杀我,别杀我。”老头惊慌失措。

       “不想死就给我们好好的带路。”齐恒一副坏人的样子瞪着老头。

       “是,是。”

       进了矿洞有些潮湿,也有些黑。

       “看,有个水缸,这水面晃动而且还摆在这里,一定有什么。”齐恒看着水缸,推测。

       “嘭——”张启山看了看水缸,就确定下来这下面有风。一枪打在水缸中。只见水缸中间形成一个漩涡状的空洞,渐渐的往下流。看了看地面,没有一点被水渗透的土。张启山和张日山搬开水缸,下面果然有一洞。

        这时老头突然逃跑。张日山想追。

        “不必了,反正留他也是个累赘。”张启山摆摆手,让张日山不要去追老头。

         几人下了洞,这洞里面还有隧道,慢慢的延伸,地面开始有水,渐渐的淹没小腿。

         “大凶啊,可谓是大凶。”齐恒告诉大家,并且表明这里面的大佛也是很厉害。

         张启山一个劲的向前冲,而张日山也是如此,齐恒没办法只好跟上。

        “副官,我累,你背着我。”齐恒撒娇,眼镜水汪汪的好看极了。

        “是,八爷,属下遵命。”张日山看着齐恒那么可爱的样子怎么也拒绝不了,把齐恒背在身上。

       “别动.....”齐恒羞红了脸。
    
         张日山的手却是不老实,捏在齐恒的屁股上各种力度。 弄的齐恒是小屁股扭来扭去,可是他越动张日山的手就摸的更带劲。只能无可奈何的任张日山捏。

         两人在后面背着,而张启山在前面走着浑然不知。

         到了墓室,齐恒才从张日山的背上下来。他感觉自己的屁股已经被捏的发红了。可是张启山在这,他不好意思声张。只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墓室中有一座棺材,棺材处有一个小小的凸起。齐恒看了看,把手放了上去。

         “别碰!”张日山想阻止齐恒,可是还是晚了一步,那白皙的手已经按下。

          瞬间,出现了无数尸蟞。

         “闪开。”张日山把齐恒拉在身后,用火把开始烧尸蟞。张启山也跑到张日山身边两人一起烧烬尸蟞。

          尸蟞难缠,只有用火一只只烧死才可。

          整整一个时辰,两人终于烧完。

          张日山有些疲惫,但是并无大碍。——而张启山似乎是脑袋发烫,四肢无力,嘴唇不停的颤抖,神志不太清晰,忽然倒在地上,开始颤抖。

          他被张日山和齐恒两人扶出洞口。

          “二爷,找。找,找二爷。”张启山用他已经青紫的嘴唇告诉两人。

          “好。”

          张日山与齐恒带着张启山来到红府 。

          “二爷,二爷!”齐恒赶紧找到红敬启。

          “佛爷说,让我们找你。”齐恒告诉红敬启。

           “ 你们莫非是去了古墓?!”
            “不是告诉他了,不准去了!”

           红敬启看着张启山心里很是生气,他多想直接让他滚出去,然后让他知道不听他话的下场,可是他终究是狠不下那颗心。

             他看了看张启山的手。果不其然,与他预料到的一样,指甲里面已经长满头发,十根皆是如此。

            “按住他。”

           “好。”

           他赶紧找了钳子,用火烧了烧,对准一个指甲里的头发猛的一扯。

           “啊!!!——”十指连心,张启山疼的青筋都已经暴起,眼睛几乎要瞪出来,张日山与齐恒两人用力才把他按住。

           然而这只是第一根。

          “啊!!!啊!!!啊!!!”惨叫连连。

           十根完全拔完后,张启山的手已经是血肉模糊,齐恒都不忍心看。

           红敬启给他擦了擦手。

          每拔一根疼在张启山的身上,痛在红敬启的心里,他似乎也被拔了指甲,疼的窒息。

        “好了。”

       “谢谢二爷。”

        张日山与齐恒正想带着张启山走。

        “等等,过些日子,我会去见佛爷,劳烦你告诉他一声,我决定好了。”

        “好,那二爷,我们走了。”

        “嗯。”

         三人走后,红敬启坐在大厅的太师椅上。

        虽然有头发的原因,但是毒也要发作了。才导致张启山会如此痛苦。只要获得鹿活草,他便彻底的解了毒。

        所以,他红敬启不论采取什么手段一定要将鹿活草拿到手,哪怕他张启山恨自己一辈子,哪怕陈皮恨他一辈子...............




         太太今天特别衰..........

       文打到一半的时候竟然........竟然把临时保存给放弃了!?

       然后我就懵逼了。。。。。╥﹏╥

    文稍微有些短小........

    将就着看吧ಠ_ಠ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