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副八】【启红】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六)

     

         齐府,齐恒正在收拾行李。这次前往火车来源处,也没有什么头绪。

        “八爷。”齐府进来一人,一身军绿色的军装。

        “副官,不急不急,我马上就好。”

        “八爷,没时间等你。”说完张日山就拿起齐恒还没收拾好的行李先行离开。

         集合地,张启山正在那等着。

        “八爷呢?”

        “在后面。”

         只见远处有一男子,身穿长袍,牵着一匹小毛驴,与坐在高大的马上面的两个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八爷。”张日山从马上下来,一把揪下小毛驴脖子上的铃铛。“您这铃铛声,方圆十里都能听到。”齐恒心里不平,想要把铃铛拿回来,可是张日山不肯。

       “八爷,您还是跟我骑马吧。”张日山还是心疼齐恒。

       “不,我不骑,我今日偏要用它。”齐恒皱着眉头。

       看见齐恒不依,张日山没法。只好两马一驴,去寻找火车的路线。看见一个火车轨道,几人把马和驴搁置在这里,前方的路太密,它们过不去的。

      “那边有一个小镇,我们进去。”张启山带领着两人进到一个有些奇怪的小镇。

      “多好的一个小镇,怎么人都不见了呢。”齐恒觉得很奇怪。

      “你看,前面有一盏灯亮着。”张启山看到。

      “好香啊,我们快去看看。”齐恒闻到饭菜的香味,忍不住想踏进门。

     “这小镇如此古怪,说不定我们进去以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张日山警惕的拉住齐恒。

       “我饿。”齐恒撅嘴。

     大概是齐恒太可爱,张日山一下子有些失神,手上的力气也松了。这齐恒一看手松了,就想逃脱。“你要进去死无葬身之地,没人给你收尸。”齐恒这才吐了吐舌头不敢进去。
       张启山口里吐出一句话,又无奈的看着张日山一脸痴汉的样子,心里面有一种儿子不争气的感觉。

       后来还是齐恒忍不住进了进去。

      “这位兄台,请问我们可否吃一些你们的饭菜。”齐恒问

       “不行不行。”那个看起来好像是领头的人发了话。

       齐恒赶忙戳了戳张日山,示意他把钱都拿出来。张日山一把就把自己身上一半的钱拿出来给他。齐恒递给领头的男人。

       “可是我们的饭菜自己都不够吃的.......”那领头的男子有些犹豫。齐恒一看赶紧把张日山身上的另一半拿出来也递给他。领头的男子这才作罢,给他们三人一人盛了一碗。而张日山也很是无语,他现在全部的钱就这么被齐恒给败坏了。心里面暗想,齐恒这个败家男人。

       几人睡在一起,这齐恒晚上真是不老实。他睡在最里面,旁边是张日山,张启山则是在外边。他一会一只大腿压在张日山身上,一会是直接趴坐在张日山身上,张日山要不是因为张启山在这里,早就把齐恒给当场办了。

         一晚,张启山都是半睡半醒,他不敢肯定这里的人有没有心怀不轨。到了深夜,他听到了稀稀疏疏的穿衣声。戳了戳身边的张日山和齐恒,尾随着几个偷偷摸摸的男子。齐恒正睡得香,被打扰了起来,一肚子气没地发。也只好跟着那两人慢悠悠的走。张日山看见齐恒竟然还慢悠悠的,一把掐上齐恒的屁股。
   

       “嘶。”齐恒一下子清醒了狠狠的瞪了张日山一眼。

       
     张日山勾勾嘴角,又揉揉齐恒的屁股。齐恒气鼓鼓的,步子迈的飞快。

     
      已是凌晨,那几个男子突然在一处停下。张启山抓住这个机会,与几个男子打斗起来。张日山也让齐恒待在一边,冲了上去。张启山和张日山默契十足,一会就把那几个男人打趴,齐恒这才从草丛里出来“知道我们的厉害了吧!”张日山无奈的看着齐恒,眼神里却充满宠溺。

     
      张启山觉得自己心脏有些抽搐,难受的很。脸上也泌出些汗来,他擦了擦汗,大概是刚才打斗中受了伤吧。

     
       张日山刚想盘问这几个男人,可是他们似乎嘴里含着什么东西,牙关一用力,几秒钟后就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他们这是事先把毒放在后槽牙,一旦有紧急就会咬破。”张启山正观察着尸体。他又看了看四周。

     “这里肯定有矿洞,他们来到这里大概就是要前往矿洞。”三人于是四处探索,终于找到深山的矿洞。

      “这里应该就是日本人做实验的地方了。”张启山看着这矿洞。

     长沙,一个日本女人站在梨园。

     “让我见见二爷吧。”田中良子说。

     “二爷说了,不见。”管家想赶快让田中良子离开。红敬启本就十分讨厌日本人,怎么可能会见她。
 
     这田中良子不死心。隔日,她收买了一个梨园下人又来到了梨园。

      “二爷。”管家小心翼翼的来见红敬启。

      “怎么了?”红敬启正在上妆,极好看的眉眼撇着管家。

     “是我管理不好,梨园的一个下人竟然被田中良子收买了。”管家说。

     “告诉她,我二月红不见日本人。至于那个被收买的下人,让他永远不要在踏进梨园了。”

     “是,二爷。”

     管家把田中良子送走,又让那下人滚出梨园。

     田中良子被赶了出来,就回了商会,告诉裘德考事情。这裘德考可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他告诉田中良子大可以去找红敬启的徒弟陈皮。

     于是田中良子就出发去了陈皮的盘口。

    

      在盘口,因为二月红不干地下事。陈皮就接手了盘口,而实际领导人就是陈皮。在楼上阳台处,有一男子拨弄着九爪勾,长相也是出众,皮肤白皙,一双眼睛好看,鼻子更是高挺。

     “陈皮,你好,我是田中良子。我久仰您师父的大名,想必他的得意门生一定也很好。”

      陈皮昂着下巴“我可是听说你去见我师父吃了闭门羹,难道你觉得我师父不见的人,我陈皮就见吗?”

      “陈皮先生,听说你的师娘身体不好。”田中良子边说边掏出一盒写着英文的药瓶。

       “那有如何,这与你何干?”

       “我这里有可以救你师娘也就是你亲姐姐的药。”田中良子语出惊人。

       “你怎么知道?”陈皮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九爪勾一甩,周围所有听到田中良子话的下人全部倒在九爪勾下。
田中良子心里一颤,这是一个狠角色。

        “怎么知道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想要救你的姐姐吗?只要你带我去见二月红,这瓶药双手奉上。”

       “............好。”陈皮说。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