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副八】【启红】张嘴夫夫的爱情故事(三)

      

    五年,可以说它很长也可以说是眨眼间,整个长沙城可以说是没怎么变化,可是暗中却龙争虎斗。
   

     二爷结婚了,记得那夜大婚,齐恒看见张启山喝的烂醉如泥,那是张启山七年中喝醉的唯一一次。看着红敬启一身红衣满脸幸福的模样,他不知是开心还是悲伤,总之他笑着的,可是他又哭了。张启山昏昏沉沉的告诉他的好友齐恒说

       “为何明知会有这么一天,我心里还是那么难受。”

        齐恒说“爱上了一个人是不可能理智的。”

     那时候的张启山似乎是偏偏要破了齐恒这句话,第二日面色如常,神采奕奕。每个周末依然会到红敬启那里听戏。只是他听完戏就走,从不和那红衣人多说一句话。

     五年来,齐恒因为算卦极准,人送称呼——“齐铁嘴”,也稳住了九门中奇门八算八爷的位子,那盘口是每日都十分热闹。

     五年过去,齐恒也已二十五了,说是参透世俗有些过了,懵懂无知也不至于。比起五年前的齐恒虽然样貌无太大的变化,但是心智是比以前聪明机灵更多。

—————————————————————————————

     今日是长沙的大集,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人来人往。齐府的盘口也是十分热闹。

      “今日不知怎么,来算卦的人如此之多。”

      齐恒也是有些许疲惫,已经是下午。今日算完最后一卦便收拾收拾打烊。他转身喝了口绿茶,却看见桌面上放着只手。

      “麻烦帮我看一下,我的佳人何时出现?”

      悦耳的声音传来。

      “我得帮你看看面相,这看佳人何在就需要——”
      齐恒突然不说话了,因为他抬头看见一张极好看的脸。眸含星河,甚是好看。
      

       “需要什么?”这长得极好看的人似乎有意调戏齐恒,双眼一直不离开他。

      
        “我算算,佳人十分朦胧又十分贴切,今日可有遇见佳人?”齐恒摇头晃脑,故作玄虚。

       “佳人?佳人就在我的眼前啊。”那人说。

       “你调戏我?!”齐恒站起来叉着腰。

       “调戏你又如何?”

        齐恒一听这长得极好看之人这么说,小脸一下子红的像那苹果似的。

       “我不仅今日调戏你,我还要把五年里没调戏的地方都调戏了。”张日山说。

       齐恒心里咯噔一下,连忙牵起他的手上有一块星星状的胎记。这才惊喜不以的指着张日山说

      “你 !你 ! 你 !    副官!”

    齐恒这才仔细打量张日山,确实与那个时候稚嫩的少年有些相似,但是着越发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粉红的嘴唇,还有这五年来长的身高,已经和齐恒平视。

    “八爷,许久未见,你没怎么变呢。”张日山盯着齐恒。

    “你倒是长高了不少啊,小副官。”齐恒说。

    “我哪儿小了?”张日山不愿意了,眉头一皱。

     “你年龄比我小啊。齐恒说。      
     
     “我带你吃饭去。”

  
      “我想吃冰糕。”张日山看齐恒憋红了脸,甚是可爱,可是他一日未吃饭,耐不住腹中饥饿。

      气归气,齐恒还是开心远远大过于那闷气。于是拉着张日山来到大集,沸沸扬扬的人群,齐恒怕张日山走丢了,就牵着他的手。

    “看,冰糕!”齐恒指着一个摊位,买冰糕的还是五年前的那个妇人。

     “老板娘,卖四盒冰糕!”在这么吵的人群中齐恒必须大点声音,因为这里的妇人耳朵不太好。

     “好嘞!”老板娘回答。

       齐恒把冰糕递给张日山,张日山拿着冰糕风卷残云的一下子消灭光了。齐恒笑着看张日山,他虽然长大了但是吃东西还是很快,也还是很爱吃冰糕。

    “到了南京,那里没有冰糕,五年没吃了。”
  
    “嗯,味道和当年一样。”

    张日山吃完冰糕,吧唧吧唧嘴。

  

       两人吃完冰糕还要去趟张府,张日山一回来就去找了齐恒,所以要抓紧找张启山报道。

       太太一晚两更好累...........(゚⊿゚)ツ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