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短篇的虐文 楼诚(二)

    阿诚和暗线约好是两点,他站在大桥阴影下。暗线是老李,老李慢慢的路过阿诚身边传达着消息 ,组织说准备开启下一个计划,需要毒蜂(明台)从北平立刻回来”阿诚向前看去,装出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把帽子一低,就准备离开。他现在很着急,他要马上回去,回去找大哥。阿诚忽然听到身后一声枪响,心中苦笑。他一路摆脱那么多眼线,却忘记了老李。老李一辈子谨慎,却十分疼爱妻儿。那一枪大概就是出自他儿子的手,他此时无暇顾及太多,快速逃离现场这是他唯一要做的。——“啪”怀表掉在了地上,怀表里面是明楼的照片,明楼的一字笑。阿诚下意识低下身子捡起怀表,那是大哥送给他的第一件生日礼物.....
     “嘭——”一颗子弹从阿诚背后穿透,在胸前绽放出一朵血红的花,血不停的在滴,滴在了阿诚手中的怀表上。阿诚感觉他的血在不停的流,很快,他就要变成空壳。阿诚用手抹去怀表上的血。阿诚想向前继续走,可是他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耳边伪政府兵们的脚步声越来越小。他渐渐的双腿支撑不住自己,跪在地上。地上的一大摊血反光出他此时的脸,阿诚的眼中充满了求生的渴望。反光中忽然映出的不是自己,而是明楼温柔的眼神,微笑的样子。“咳,咳咳,大哥......”阿诚想起了初次到明家的时候,“那是大哥只有十五六岁,虽然年少但是眼神中却藏不住睿智.........有一次我害怕打雷,光着脚丫跑到大哥的房间里,明楼看着我,将他抱到床上。一晚上明楼就一直哄着我.......在一天夜里,大哥在浴室里洗澡,我不禁的偷偷看你,那时候我竟然起了反应。......有一次在小嗣堂里,你跪在地上被大姐骂着,用鞭子抽着。我急忙去问赵叔,原来你是因为和明家的仇人汪芙聚的侄女汪曼春谈恋爱。那时候的我除了对你的恨铁不成钢还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阿诚脑袋不停的映出明楼的笑,明楼的话,明楼的眼神。什么时候他的世界就只剩下了明楼。“大哥,对不起。阿诚回不去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明楼撕掉了一张张日历。他盼望着阿诚,每天回家后就站在窗前望着回家的路。他从失望到绝望。他明明已经猜到了结局可是他始终不愿意承认。终于暗线传来消息——青瓷在马六桥被伪政府派来的眼线枪杀,我们没能拿回尸体。但是将青瓷手中的一块怀表寻了回来,他的手攥的很紧,我们找了个力气大的同志才掰开青瓷的手。看到怀表上是您的照片就给您带来了,暗线说完以后就快速的撤离了明公馆,明楼崩溃的大哭着,干涩的嘴里念着阿诚的名字“阿诚——!明诚!”明楼低着头娴熟的给自己随身携带的枪安上消音器,明楼安静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只是不想放过最后一点希望,他对不起组织,希望他们可以原谅自己的自私,他想去陪着阿诚。保家卫国,保家卫国,他却没能保住自己的家........
       “..........阿诚,大哥来生再与你——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评论

热度(23)

  1. 哥哥饶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