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勤劳的小蜜蜂

短篇的虐文 楼诚(一)

     “大哥,现在伪政府已经确认青瓷和毒蛇在明家了。我们该怎么办”阿诚一向冷静,这些日子让他有些绷不住。
      “阿诚,你是明家一手带大的。那我的命令,你必须听。”明楼抬头看着阿诚那双明亮坚定的眼睛。“我绝对不会做对不起明家,对不起大哥的事情。”阿诚看着眼神深不可测的明楼。
        不管有多大的困难他都会陪在他的身边,明楼深知此次任务有很大的风险。可是如果不去的话,很有可能会错过十分重要的密报。明楼心里总是不安心,他将手放在阿诚修长的手上。“大哥,这次任务交给我,我会完成的。”阿诚感觉放在自己手上的手一下子攥紧了他的手,让他有些吃痛。“不行,如果你去了,我们就恩断义绝!”明楼狠狠抓着阿诚的手。“大哥!在国家的安危面前,没有人可以逃避!不仅是你,还有我!”阿诚反过来抓着明楼的手。明楼抽出手转过身去,拿起一旁的红酒。“阿诚啊,大哥什么都不怕。唯独怕的就是你和大姐.明台有什么危险。”阿诚没说话,因为他都明白,这个男人他的苦衷。明楼看着酒杯里的红酒“”
       明台现在是共党重要指挥,每个动作都牵扯着共党安危,大姐身在美国。唯独你,明明有和明台不相上下的能力,偏偏来当这特工。现在我虽然是共党重要领导人,可是因为我先前身份特殊,除了我和你没有人再可以潜入伪政府高层了。”阿诚看着明楼的背影“大哥,我明白。”明楼转过身对着阿诚,盯着他的那一双鹿眼。“阿诚,现在我以上级领导的身份命令你不可以在继续关于特工的一切行为”阿诚站了起来“大哥!”明楼向前走上,一把抓住阿诚的衣领沉默着就这么盯着阿诚。阿诚看着明楼说“组织上发来密报,禁止毒蛇做任何行动,此次行动由青瓷完成。”明楼颓废的坐在椅子上。组织做的选择是正确的,他们不可能为了青瓷而牺牲掉共党重要领导人。在共党的利益前,在国家的利益前,没有小情小爱,只有保家卫国。“阿诚,此次行动是在马六桥与暗线接通消息。”明楼他把头埋在阿诚的肩上,闷声说着。阿诚抱着明楼,贪婪的闻着他身上的栀子香。其实阿诚何尝不想和大哥过上平凡的日子。抗战结束后他想,一定要和大哥一起彼此相爱。——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晚上两个人紧紧相拥,阿诚看着眼前这个连睡觉都要紧皱眉头的男人,阿诚用拇指把明楼的眉毛舒展开。把被子都盖给了明楼。门一关,明楼就睁开了眼。他无可奈何,他只能等待着阿诚的归来。

评论

热度(21)

  1. 哥哥饶命 转载了此文字